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1章 第 1 章

《恃君寵》第1章 第 1 章

 明臻在外看來一直都是不寵的庶,從來都是怯生生的被在諸位姐妹的邊緣。

 先天不足,從小說話就晚,到了五歲,還是只能結結說幾句話,腦袋也不太靈,常常沉默的一人跟在眾人的后。

 現在卻被帶去了長公主府,這也是第一次離開家門。

 夫人之所以要帶明臻去,是因為明臻的遲鈍,能襯托出嫡小姐的聰慧。

 而且明臻年齡太小,貴族小姑娘都生得雕玉琢,明臻這個小小人胚子,是致中的致,除了過分潤一點外,帶出去也不丟人,反倒會讓別人夸夫人大度,一個庶出的孩子也養得這般好。

 只是嬤嬤對待明臻實在不上心,打了個兒盹兒的功夫,就把明臻給弄丟了。

 長公主府實在太大,明臻僅僅五歲,長得又矮,樹木草葉葳蕤,在的眼中,月季花叢是高大的,現在是秋天,可見的墨也是高大的,這些都被打理得極好,小徑兩旁都是這些花叢和一些結著珊瑚珠似的果子的灌木。

 明臻走了半天,小短都酸了,還是沒有走出來。

 忽然聽到一陣琴聲,明臻下意識的便順著琴聲而去。

 琴聲悠悠,風聲瀟瀟,天本就是的,現在淅淅瀝瀝的下了小雨,明臻小手撥開花叢,慢慢的穿了這片漉漉的地方。

 等走出去的時候,上滿是點滴雨水,發也被打了。

 耳畔突然傳來一道尖尖細細的聲音:“哎呦,這是誰家孩子走丟了?怎麼跑到了這里?”

 明臻小時候就長得,所以格外惹人憐,一雙人心弦的眼睛,眼睛尤大,比大眼睛的孩更大一些,瞳仁烏黑,瞳仁周圍泛著淡淡的墨藍,初生嬰兒般,眼白又干凈,所以黑白分明,且帶著深深水意。

Advertisement

 大多人都拒絕不了這樣眼睛水汪汪的漂亮小孩子。

 眼下看到明臻的時候,李福忍不住笑:“殿下,這個小孩子長得真可,皇貴妃膝下那位被夸的天花墜,連這個半分也比不上呢,不知道誰家夫人這麼有福氣。”

 以明臻現在癡癡笨笨的頭腦,聽不懂李福在說什麼。

 只懵懵懂懂的看著這個陌生人。

 李福長得十分討喜,面白無須,一雙的小眼睛彎彎的,臉上還掛著和善的笑,別人私底下都稱李福是“笑面虎”。

 見到這個小姑娘雙眸澄澈,神天真,李福不由得生起了好

 殿下近日又遭算計,心不佳,李福想著這天真無邪的孩子長得可,讓人看到就開心,且不知誰家稚子,落水或走丟了就不好了。所以把明臻抱了起來,抱到了高臺之上:“殿下,您看看這孩子。殿下長這麼俊,以后有了小郡主,肯定也是這樣的漂亮。”

 明臻這才看到高臺之上琴的年。

 著玄袍,五凌厲,俊無儔,眼只見他眉飛鬢,有一雙深邃狹長的眼睛,冷冰冰的不似真人。

 李福用手帕給明臻臉:“有點臟,上淋了雨水,奴才讓廚房的人煮點姜湯,別讓這小家伙凍壞了。等下再問問長公主,是誰家孩子丟了,大概是哪個大人家里的小姐。”

 他把明臻放在了地上。

 明臻鞋子上都是泥,外簇新,袖子往上一卷,出一截里,里原本應該是,現在洗得泛白,破破舊舊,和簇新外完全不符。

 明臻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盯著桌子上的糕點,張咬住了食指,一副饞貓相。

 年拈了一塊糕點,手指修長玉白,看起來便是養尊優的貴公子,一雙狹長冷眸注視著明臻的眼睛:“你什麼名字?”

Advertisement

 年的聲音亦是清冽的。

 明臻知道自己名字,目不轉睛的盯著年手上的玫瑰:“阿臻。”

 年把玫瑰喂了

 小小的圓圓的一枚,一口全吞了,嚼也不嚼就咽下去,結果卡在嗓子眼,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

 年也沒有想到,這小家伙居然如此愚蠢。

 最后還是他催力在明臻后頸輕輕一拍,讓明臻吐了出來。

 這小孩子看起來致漂亮,小巧玲瓏的一只,實際上比同齡的孩子更潤,坐在上沉甸甸的。

 年指腹的臉,了兩下,又將放在了地上,給了一盤子點心。

 年是當今秦王,年封王,其實在本朝頗為奇怪。

 這段時間,秦王忙于爭斗,并沒有什麼胃口,看這個小不點一口一個糕點,吃得十分香甜。

 似乎是吃飽了,明臻小小的打了個嗝兒,漆黑的眼睛看向秦王:“叔叔,茶。”

 這小東西吃了他的糕點還不夠,還想喝茶。

 秦王端茶的手頓了頓:“你我什麼?”

 他雖然形高挑,比同齡年心機更深,實際上僅年長對方七八歲左右,無論如何,都擔不起一句“叔叔。”

 明臻眼中閃過一,之后,看著對方格外俊的面容:“伯伯。”

 對于所有稱謂,明臻知曉的并不是那麼清楚,的小腦袋瓜實在不靈

 連著從“伯伯”“舅舅”“舅娘”“姑姑”“”喊到了“爺爺”,都沒見這個長得很高很高的人給自己水喝。

 明臻一撇,眼眶里瞬間蓄了淚,就要哭。

 秦王最討厭人哭,尤其是孩子哭,眼見這小家伙想嚎起來,就給了一杯茶。

 正常孩,五歲大的時候早就能夠分辨輩分和別,明臻卻什麼都不懂,大概率有些癡傻。

Advertisement

 喝了水之后,明臻接著吃,這個時候,李福端著姜茶回來了,他低頭一看明臻吃了半盤子點心,呵呵一笑:“能吃是福,好養活,是個有福氣的小姑娘。殿下,您也要多吃點東西才對,最近日夜勞,您的虧損了許多。”

 秦王看著明臻臉上的臟污,眼中多了一笑意,因為他面冷,就連笑也是冷的。

 李福跟在秦王后有兩年了,雖然秦王年,但城府頗深,比一些活了幾十年的老狐貍更狡猾,更難應付。

 他完全喜怒不形于,永遠教人讀不出他的心思。

 李福用帕子明臻的臉,把姜湯湊到了明臻的面前,他沒有孩子,便格外喜歡小孩子。

 明臻捧著喝了兩口。

 外面雨也停了,明臻吃飽喝足也困了,懶洋洋打了個哈欠。

 李福道:“殿下,我抱著去長公主那里問問,看是誰家夫人弄丟了孩子。”

 明臻被李福抱了起來,小手捂住打了個哈欠,手圓圓胖胖,五個小坑乎乎的,頗為可:“哥哥,明天見。”

 這一次,總算對了。

 不久之后,明臻就趴在李福的肩膀上睡著了。

 李福抱著明臻到了長公主這里,所有客人都走了,長公主得了閑正要休憩,看到李福進來,沒好氣的道:“怎麼了?”

 李福小聲道:“聽說公主您今天請了幾家夫人做客,不知哪家小姐走丟了,被秦王殿下撿了。”

 長公主景蘭姿,一雙眼睛上翹,細細長長,懶洋洋的去看明臻,看了一眼之后,細長眼睛驀然睜大了:“這孩子長得不錯,小小年紀還未長開,居然生這樣。”

 李福陪著笑道:“確實長得不俗,看著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奴才也擔心走丟了有麻煩,喂了一碗姜湯,就趕送來了。”

Advertisement

 明臻仍舊在睡著,毫沒有被驚醒。

 景蘭道:“放在貴妃榻上吧,我讓人去問問,看是誰家孩子丟了。”

 景蘭房中一片溫馨的香氣,如蘭似麝,這種香氣來源于某種昂貴的香料。頗得圣寵,平日里揮霍無度,是當今最縱的公主,李福知道明臻跑了半天,上有一些臟污,所以不敢放在景蘭長公主榻上,將明臻放在了一旁的地毯上。

 地毯綿厚實,明臻在上面睡得正香,呼吸均勻,面緋紅,眼睫彎彎上翹,墨黑的發披散在肩頭,甚是可

 等安國公夫人急急匆匆來領人的時候,景蘭長公主隨口多問了幾句,才知道這是一名庶,先天不足,母親生的時候就死了,從小就癡癡傻傻,認不清人,也很說話。

 倒是可惜了。景蘭一向喜聰明伶俐的孩子。

 景蘭長公主慵懶的道:“天不早了,你帶著孩子走吧,外邊天冷,應該了一點涼,服也臟兮兮的,回去記得換服,喂這孩子再喝一點藥。”

 說完之后,景蘭輕輕一揮手,讓安國公夫人帶著人離開了。

 外面仍舊是天,安國公夫人旁跟著幾名丫鬟,丫鬟想幫著從安國公夫人手中抱過來:“夫人,我們趕回去,老爺現在應該回家了,如果晚了,讓那位知道,又該在老爺面前鬧起來。”

 安國公夫人并沒有給親手抱著:“阿臻年齡還小,還能抱得住,幸好無事。”

 長公主府有一個池塘,先前還一直擔心這孩子掉進去淹死,現在順利將人帶回,安國公夫人松了一口氣。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