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2章 第 2 章

《恃君寵》第2章 第 2 章

 安國公夫人帶明臻出了長公主府。

 今天早上到了公主府后,不可能親自照顧這孩子,所以丟給了下面的人。

 下面的人都是一群勢利眼,眼睛里只有嫡小姐,沒有一個記得還有一個腦袋有問題的小小姐。所以就算明臻丟了,都互相怪罪來怪罪去,沒有一個敢擔責任。

 雖然明臻庶,但畢竟是安國公的骨,安國公也記得有這麼一個兒。安國公夫人素來喜歡做出賢惠的樣子給人看,倘若明臻這一趟丟了,也不知道怎麼和安國公代,安國公夫人的威嚴也會掃地。

 小丫頭片子看著沒有那麼重,抱起來卻很沉,不過綿綿的,倒也舒服。

 現在明臻睡,一張臉睡得紅撲撲,纖長眼睫彎彎翹翹,安國公夫人羅氏吊著的一顆心完全松了下來,冷冷瞥明臻一眼:“多漂亮的孩子,可惜是個蠢貨。”

 一個大人,又是一家主母,大家閨秀出,當然不和一個腦子有病牙還沒有長齊的孩子計較。

 天氣漸冷,明臻上穿得也單薄,哪怕馬車暖洋洋的,羅氏不住明臻的。外嶄新,是新做的,今年家里每一個孩子都做了至一套新服了,里也該是簇新,羅氏卻莫名覺得不對,,卻見里面長袖短薄薄一層,泛舊,有地方破了,連補丁都沒有打。

 各家各戶庶的待遇都平平,明臻這樣生母去世的庶待遇會慘些,但國公府底蘊厚,羅氏也不是小家子氣的人,雖不至于讓國公府八九個孩子都和嫡一樣,卻也不會讓人忍,明臻這樣的,一個月也該有一兩銀子的花銷。

 服褪了大半,明臻睡夢中覺得冷,脖子。

Advertisement

 羅氏往下看了看,只見這孩子細白的上遍布掐痕,后腰和部都有青紫淤痕,舊傷和新傷累積,看得出是經常被挨打。

 明臻的母親是難得一見的人,說沉魚落雁傾城傾國完全不為過,羅氏迄今都記得,當初白氏被帶進國公府,向請安的那一刻,整個屋子都亮堂了起來。

 羅氏心不算寬廣,卻很難討厭白氏,白氏生得太,完全不似人間子,上一點煙火氣都沒有,不妖不,冰冷自持。

 羅氏見過當今貴妃,京城人常說貴妃是京城最人,實際上,貴妃連皇后都艷不了,更別提神仙似的白氏。

 可惜紅薄命,白氏病病歪歪,安國公看起來不喜歡這樣的病人,帶回來之后也沒有太寵,一次也沒有去白氏房中看過,后來白氏天抑郁,生下明臻就死了,安國公一把火將人尸給燒了。

 等白氏骨灰土,安國公才后知后覺的生出一點點憐憫來,把明臻給了溫的側夫人連氏去養。

 可以說,明臻是連氏養大的。

 羅氏一直都以為連氏為討好安國公,會對明臻這個小丫頭不錯,沒想到這賤婦表里不一。

 倘若是其他妾室,羅氏也不愿意多管閑事,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就過去了。

 但連氏與羅氏有仇。

 去年羅氏懷孕,五個月大的時候被連氏算計沒了,還是一個男胎。連氏做得天,羅氏知曉是所為,找不出任何有力證據,只能聽連氏怪氣的說風涼話。

 所以這幾個月來,羅氏心里都憋著氣,但安國公疼連氏,羅氏就算要發作,也只能在小事上拿一下,還不能懲戒太重。

 心思百轉千回,羅氏著明臻的手,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孩子已經醒了。

Advertisement

 明臻干凈清澈的眸子盯著羅氏看。

 羅氏勉強笑了笑:“阿臻呀,你醒啦?”

 明臻記得羅氏是誰,雖然不常見到羅氏,但羅氏在安國公府的存在很強。

 細聲細氣的喊了一聲“太太”。

 羅氏明臻的小臉:“哎呀,真是個乖孩子。阿臻,太太問你,你在連姨娘邊開不開心?”

 明臻反應了很久,羅氏說這一段話太長,還不能完整的記下來。

 羅氏見這孩子不說話,突然想起對方這是聽不懂自己的話,心里鄙夷著“傻子就是傻子”,但面上不顯,仍舊溫的開口問:“連姨娘好不好?”

 明臻腦海里瞬間浮現某些不好的記憶。

 連氏雖然頗得安國公的喜,但子虛,寒多病,這麼多年膝下都沒有一兒半。眼看著其他姨娘生了一個兩個,自己什麼都生不下來,也憋著許多氣。

 明臻送到房里養著,小丫頭片子傻乎乎的,腦子又笨,五歲了一句利索的話都說不出,明擺著是送來給消氣的。所以平日里連氏一有不爽,就拿明臻來撒氣。

 明臻疼了就哭,說不出什麼完整的東西來,外人只當這小孩子縱,生哭。

 輕輕搖了搖頭。

 羅氏指著后腰上一塊淤青:“這是誰掐的?”

 明臻想了半天,張了張,說不出話。

 連姨娘說了,假如告訴別人,晚上會有惡鬼掐阿臻脖子。

 羅氏見這悶葫蘆又不說話了,一時心口窩火,卻也不能撬開

 冷靜了一下,羅氏慢慢消氣,畢竟是個五歲小孩子,還是個傻子,也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過了片刻,給了明臻一塊糕餅,笑瞇瞇的道:“以后連姨娘對你不好,你記得告訴太太,太太給你做主。”

Advertisement

 明臻兩只胖胖的小手抱著糕餅啃,“嗯嗯”點頭了兩下。

 小孩子就是可,哪怕不是自己生的,看著明臻這幅憨態可掬的模樣,羅氏也覺得招人稀罕,抱著明臻又耳語了幾句。

 這邊還沒有到家,安國公先回府了。

 連氏從下人口中知曉羅氏帶明臻和嫡小姐出去,結果嫡小姐被帶回來了,明臻卻丟了。

 羅氏素來行事滴水不,找不出病來,連氏抓住這個把柄,趕告到了安國公的跟前。

 弱柳扶風般的在地上跪著,哭哭啼啼的用手帕著眼睛:“老爺,平時我待阿臻如珍似寶,不舍得讓吃一點兒苦頭,我膝下無子,完全將阿臻看了自己兒,今天太太說帶阿臻出去,我想著讓阿臻見見世面也好,誰知道夫人就把弄丟了,如果阿臻有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羅氏房里的丫鬟忍不住道:“并非太太大意,當時太太被宰相夫人拉著說話,實在不出空來。是那些婆子將九小姐弄丟的。”

 連氏一雙杏仁眼哭得紅腫,一直在淚:“丫鬟婆子為什麼不弄丟六小姐?怎麼偏偏弄丟了阿臻?我命苦的阿臻,太太平時不上心照顧,你們下面這些人也拜高踩低。”

 安國公明義雄生得形魁梧,面皮黝黑,須發濃,看起來穩重且威嚴:“住,等夫人回來再說。”

 連氏清楚,安國公小事上雖然依著自己,不過家宅大事全憑羅氏做主。后宅婦人的事,他平日也不手。

 雖然安國公看起來十分鎮定,但從他連連拿起茶盞卻不喝一口茶的作上來看,他現在是很擔心明臻。畢竟是自己的親骨,做父母的哪有不擔心。

 連氏哭著道:“就算太太沒有錯,總歸是下面的人拜高踩低,這些奴才必須好好懲罰一番。”

Advertisement

 明義雄道:“照料九小姐的是誰?拖下去打二十大板,扣半年月俸。”

 很快,一名著得的婦人被帶了上來,這名婦人頗得羅氏看重,所以府里的小廝帶來之后,沒有貿然手。

 六小姐也就是安國公府的嫡小姐,羅氏所出,今年七歲,做明薈。明薈剛剛睡醒,被丫鬟帶了過來,輕輕著眼睛:“是我讓嬤嬤陪我玩,不關嬤嬤的事,父親不要怪罪嬤嬤。”

 帶孩子的兩個嬤嬤,都是羅氏邊的老人,們平時就仗著羅氏作威作福,現在出了事,羅氏不在,只好拿明薈來擋一擋,撐到羅氏回來。

 這名婦人姓周,旁人都尊稱周嬤嬤,周嬤嬤滿臉淚痕:“當時六小姐了,奴婢便去給六小姐取一些點心,一時忽略了九小姐,奴婢有錯。”

 宅中的下人間也等級分明,周嬤嬤這樣的歲數,羅氏又給臉面,下面年輕的丫鬟那麼多,這樣跑的活兒斷然不會讓來做。明義雄自然清楚,他冷笑一聲:“拖出去打一百板子。”

 方才還是二十,現在變了一百。一百大板結結實實的打下來,恐怕周嬤嬤早就沒命了。

 連氏心中得意。

 了解安國公心思,他恨的不是周嬤嬤懶惰懈怠,而是恨教壞了上頭的小姐。周嬤嬤做錯了事,老老實實認錯就完了,偏偏來六小姐明薈撒謊求

 板子的聲音不絕于耳,不到一百大板,周嬤嬤就被打死了。

 安國公一貫心狠,朝堂之上都沒多人敢惹他,皇帝也給他幾分面子。宅之事他從不手,一旦手就容易見

 這個時候,羅氏也抱著明臻回來了,親自抱著孩子,后跟著幾個丫頭。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