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4章 第 4 章

《恃君寵》第4章 第 4 章

 安國公夜宴回來,已將近亥時。

 他并沒有去羅氏這邊,往常酒醉后,他會去連氏房中安置,現在連氏被送走,兩個年輕的小妾又有了孕,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小廝伺候沐浴更,躺在床上,安國公很快就合上了眼睛。

 晚上聽到人的哭聲,安國公披上服起來,看到窗邊坐著一名子。

 這名著素服,烏發上僅有白梅作為裝點,然而麗難掩,仿佛月下仙姬,一雙目微紅:“我的孩子呢?怎麼了?我夢到被人打死了。”

 安國公嘆了口氣:“斕姬,是我的錯,我沒有照顧好你的孩子。”

 斕姬捂著口咳嗽了起來,角溢出細細的,雪白也被染紅:“阿臻在世上苦,我在地下也合不了眼睛。”

 說話的時候,手指甲突然變長,雙目也猩紅滴:“我將阿臻帶走,帶走之后,就不會吃苦了。”

 “不要!”

 明義雄驚呼一聲,突然睜開了眼睛。他里被汗水打,才發現這只是一場夢。

 確實是一場夢,也只有夢里,才能看到斕姬這樣的人落淚,說起來,活了幾十年,明義雄是第一次夢到這個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大概白天看到明臻苦,晚上才夢到這些。

 他披起來,再也睡不著。外面守夜的侍衛聽到了聲音:“老爺,您要起夜?”

 明義雄冷靜下來:“余竹,你進來。”

 一名三十來歲穿墨藍袍的侍衛走了進來。

 余竹是明義雄的心腹之一,雖然在明義雄邊的時間比較短,卻對他忠心耿耿,頗得明義雄信任。

 余竹抬頭看了明義雄一眼:“老爺,您有什麼吩咐?”

 明義雄一頭冷汗,看起來像做了噩夢。年的時候,他也是鎮守疆場的一員猛將,尸山海中走出來,什麼腥場面都見過,什麼人都殺過。

Advertisement

 余竹猜想著對方大概是夢到了厲鬼索命。

 明義雄道:“你可記得九小姐?”

 余竹點了點頭:“記得。”

 九小姐明臻模樣好,與安國公府其他幾位小姐都不一樣,雖然年紀小,卻讓人過目難忘。

 明義雄沉片刻:“過段時間我將送到莊子里,會有媽丫鬟一起跟著過去,你也跟著一起去,千萬不要讓小姐有任何閃失。”

 余竹臉微微一變:“老爺,這——”

 “你不愿意?”

 余竹跪了下來:“屬下這條命是老爺救的,老爺讓屬下做什麼,屬下萬死不辭。只是,旁人也能護小姐平安,屬下想留在您的邊保護您。”

 “正是因為看重你,所以才讓你保護小姐。你記住,千萬不能讓小姐有任何閃失。”

 余竹猶豫了一下:“是。”

 ······

 當今圣上有七子,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是位份較低的宮妃所生,資質平庸且無強大外戚支撐,分府后領了閑職。

 第三子為秦王祁崇,祁崇是皇后所出,也是當今唯一的嫡子,秦王天資聰穎,文武雙全,本該被封為太子,但是,皇帝偏貴妃,立儲之事一推再推,為了安祁崇背后的勢力,皇后病逝后,封了祁崇為秦王。祁崇年僅十三,早早就出宮建府,且在朝中有了實職。

 眼下,安國公明義雄的心腹侍衛余竹卻在秦王府

 李福進去傳話:“殿下,安在明義雄邊的眼線過來了。”

 三年前,祁崇才十歲,還在宮里,不可能將手得太長,將眼線在當朝權臣邊。不過,如今余竹確實是祁崇的手下,但這又是另外一樁事,之后再談。

 “讓他進來。”

 余竹像往常一樣,隔著屏風跪下:“屬下給秦王殿下請安。”

Advertisement

 祁崇著玄常服,正在榻上閉目養神,雖然年,但他周凜冽氣場卻讓人不住想要臣服其腳下,他眼睛未睜開,冷淡開口:“安國公有什麼靜?”

 余竹道:“安國公將屬下安排到了鄉下莊子里。”

 以明義雄的心,如果發現余竹是個叛徒,他做的事肯定不是將人調走,而是用酷刑出幕后主使。

 余竹現在也算明義雄的左右手,到底出了什麼事,讓他突然調走余竹?

 伴君如伴虎,祁崇現在不是君王,將來肯定也是,李福察言觀的本領最強,他看了看祁崇的臉,對余竹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余竹,你詳細講講。”

 余竹道:“安國公有個小兒,一出生就沒了母親,養在姨娘的邊,遭到了姨娘待。安國公夫人不是善茬,他怕把兒放在夫人手中不安全,就要送到鄉下。”

 李福忍不住笑了,他看著秦王:“這個明大人,日里嗆皇帝嗆宰相,居然連個心的小兒也保不住?”

 “也看不出特別喜。”余竹實話實說,“咳,這個小小姐,先天不足,是個傻子。”

 李福好奇的著頭:“哦?快給我們殿下說說。”

 余竹絞盡腦的組織語言去形容這個小姑娘,他是個人,不認識幾個字,也不會說漂亮話,只能俗里俗氣的描述:“漂亮得不像安國公生的,就像去年下的那場雪一樣白。”

 一陣靜默。

 世人皆知,安國公明義雄黧黑,長得五大三,只能勉強說是英俊。

 祁崇淡淡的道:“聽這描述,像是那天在長公主府見到的。”

 李福回想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若是那位,倒是真的不像明義雄,明義雄長得像個門神,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看的姑娘,說不定真不是親生。”

Advertisement

 這些年來,明義雄一直都保持中立,貴妃一派想要拉攏,秦王也想將他收在麾下。這件事,或許是明義雄的肋。

 秦王道:“這件事給尉遲凈去調查。余竹,你聽安國公差遣,先埋伏在這名邊。”

 余竹拱了拱手:“是。”

 半月過后,秦王這邊才得了探子傳來的消息。

 李福將信拆開,大掃了一遍,搖了搖頭,開口:“殿下,這件事復雜,尉遲凈也沒有打探得太清。”

 祁崇若有所思:“哦?”

 李福接著道:“六年前,明義雄被陛下安排巡視北方七個州,從敏州回來時,明義雄就帶了一名子,這名子的來歷世,全都查不出來,敏州員也不知曉,只說某天早上起來,就見到明義雄的住多了一人。因為這名子貌,不人懷疑是狐妖,也有人懷疑是神仙。明義雄對外只說這名子姓白,是名落難的青樓子。”

 尉遲凈的字跡潦草,祁崇一向不看他的信。李福能說會道,基本都是他在一旁解說。

 看秦王對此事有意思,李福接著道:“信中說這名白氏云容月貌,如姑神人,明義雄帶回了京城,三個月后,白氏誕下一離世——”

 說到這里,李福覺出了不對,他掐算一下時間:“兩人相不到六個月,白氏就生了孩子。”

 祁崇冷笑:“孤倒不知安國公如此心善,愿意為他人養孩子。”

 “如果沉湎白氏也說得過去,畢竟安國公好,府中姬妾眾多。”李福道,“但是,帶回京城后,安國公從未留宿白氏房中,兩人似乎并不恩,白氏死后,安國公直接給火化了,骨灰埋了之后,連墓碑都沒有立。”

Advertisement

 祁崇手中把玩著一枚青玉印,狹長雙眸瞇了瞇,出幾分危險:“這次調查,有沒有驚他?”

 李福翻來信的結尾部分:“當年知曉一二的員都被安國公封口。這次是尉遲凈神通廣大,才查出這些,安國公那邊也可能切注意著。不過,就算他知道有人查,也不知道是您要查。”

 “安國公有意思。”祁崇微微用力,指間青玉被碎了齏,他俊凌厲的五在燈下和了幾分,“不必再查白氏,這一次,孤要尉遲凈查一查安國公。”

 李福愕然:“明家簪纓世胄,在皇城腳下,除了一點家宅私事不為人知曉,其他事各家應該都知道。難不,他們還會有什麼大?”

 祁崇年歲不大,李福卻不敢將他的話看做玩笑話,這件事卻不是小事,李福猶豫道:“明義雄不是小人,皇帝都有幾分怕他,殿下,倘若他發現您調查他,兩方惡——”

 “尉遲凈做事不會留下把柄。”

 命令已經下來了,李福只能告訴尉遲凈。尉遲凈也是祁崇手下之一,祁崇雖年,拉攏駕馭人才的本領可是一絕。

 李福原本在皇后邊做事,后來主跟了祁崇。他跟祁崇,因為李福覺得祁崇有帝王相。這幾年來,雖然祁崇境不佳,李福卻沒有后悔過當初的決定。

 祁崇年老,城府深不見底,心腸狠辣,手腕強,天生的上位者。給他一點時間,再過幾年,莫說貴妃膝下沒用的四皇子,就連當今皇帝,也難玩得過他。

 祁崇又道:“明天孤要去安國公府一趟,李福,你記得告訴余竹。”

 “奴才知曉。”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