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19章 第 19 章

《恃君寵》第19章 第 19 章

 等到了半下午,幾名皇子圍獵回來。

 大皇子和二皇子庸庸碌碌,平時只閑散自在的過日子,任何時候都不會搶風頭。兩人早已家,平時往來親一些。

 四皇子和五皇子都是楚皇后所生,母親了皇后,他們兩人也了嫡子,因而最近格外風,志得意滿。

 六皇子祁賞母妃是德妃,母妃份高貴,自也聰明機敏。德妃與楚皇后矛盾較多,祁賞也跟在秦王祁崇的后,與秦王為伍。

 祁延這些年在祁崇手中吃過的虧不,所以對待祁崇比較畏懼。但他又期待著母后與父皇聯手將祁崇殺掉,把太子之位留給自己。

 因為有祁崇在,祁延并沒有表現得過分縱,打了兩只兔子和野,得意洋洋的和祁修炫耀。

 五皇子祁修較弱一點,僅僅騎馬走了個過場,什麼事都沒有做。

 祁延往祁崇那邊看了看。祁崇對今天的圍獵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只獵了一只野鹿。

 眾人聚集在一起,正打算離開,祁延眼神移,看到了人堆里兩張悉的面孔。

 寧德公主祁頤是楚皇后所出,楚皇后容絕佳,寧德公主小小年紀也有了京城第一人的封號。一旁嘉寒縣主的父親是鼎鼎大名的壯武侯,壯武侯曾帶兵鎮西北造反,也沾了被特封縣主。

 寧德公主是第一人,嘉寒郡主便是第二了,一些文人墨客哪怕沒有見過們,為討楚氏一族歡喜,都將兩人稱為京城兩絕

 兩人都穿太監的服,跑出來的,寧德公主察覺到了祁延的目,眨眼一笑。

 祁延完全沒有想到們兩個居然扎到了這樣的危險地方來,萬一出了什麼閃失……想到這里,祁延臉變得鐵青,也罷,婦人之仁終非好事,一個妹妹而已。

Advertisement

 嘉寒縣主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四皇子,一雙清冷目落在了前方秦王殿下的上。

 秦王已從馬上下來,負弓箭,其形拔如松柏,其容俊若天人,一雙冰冷眸里滿是漠然,氣度雍容且威嚴,生來便有皇者風范。

 秦王側是六皇子祁賞,祁賞因與秦王好,去過秦王府很多次,自然也見過明臻。

 說起來六皇子祁賞,朝中大臣對他褒貶不一。祁賞天生聰明伶俐,卻不往正事上著心,日里往秦樓楚館里鉆。

 祁賞最喜歡人,無論男,只要對方長得好看,祁賞就青眼相加,這也讓他被人詬病。也有人懷疑過,不朝政的六皇子日跟著秦王殿下是因為秦王是皇室里容貌最突出的,祁賞覺著順眼。

 此時此刻,祁賞笑嘻嘻的對秦王道:“皇兄,我最近得了一只五鸚鵡,鸚鵡上的羽五彩繽紛,就像寶石一般閃爍,它聰明伶俐,任何話語教它兩遍,它就會說了。”

 祁崇對這些奇珍異禽沒有太大興趣,只冷淡的“嗯”了一聲。

 一旁給祁崇牽馬的李福捧了祁賞的場:“哎呦,這神鳥不常見吧?”

 “這是自然,整個京城也只有本皇子得了一只。”祁賞一條眉往上挑了挑,“皇兄,我把它送給阿臻妹妹,可好?”

 祁崇臉冷了幾分。

 對于明臻,祁賞倒沒有其他想法,主要他也不敢有這個想法。祁賞風流,整個京城都曉得他的習。明臻不是祁崇的姬妾,尋常姬妾倒可以送人,明臻是祁崇邊長大,祁崇十分珍,祁賞可不敢風流到祁崇帶大的小姑娘頭上。

 青樓子用千百兩銀子就能打發。明臻的話……大概要千百條命吧。

Advertisement

 上次匆匆一面,見了不到半刻鐘,人就走了,直到現在,祁賞還在懷念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妹妹,后悔沒有多逗一逗。

 明臻之態,與祁賞見過的其他子都不同。

 他忍不住道:“已經及笄了吧?皇兄,你既然不娶,將許配給誰家呀?總不能在府里養一輩子吧。有這樣一位人在,到時候秦王妃肯定會拈酸吃醋。”

 本朝子及笄后便可以出嫁,但是,家族稍微有點底蘊的,都會將自家姑娘多留幾年,反正家里養得起,他們舍不得自家姑娘小小年紀就嫁去伺候公婆生娃娃。

 祁崇冷冷的道:“此事與你無關,不要再過問。”

 “我就是好奇,”祁賞道,“皇兄喂阿臻妹妹吃什麼長大的?等我有了兒,也這樣喂養。”

 “茶淡飯。”

 祁延遠遠看著祁崇,他本來下了馬走路,此時卻突然翻上了馬,祁修也跟著祁延一起上馬。

 他隨后給邊侍衛使了個手勢,示意侍衛保護寧德公主和嘉寒縣主兩個不省心的小祖宗。

 兩旁都是林木,獵場有專人負責,由于皇帝未來,僅僅是皇子們玩樂,所以四周駐扎的軍隊較一些。一些猛是絕對不會出現在獵場中的,哪怕有豺狼虎豹,多是一些幾月齡或者有殘疾的。

 此時此刻,近卻突然傳來一聲虎嘯,虎嘯風聲,震四野,大地似乎都震了起來,祁延和祁修‘下的馬兒全都嚇得四蹄展,往后跑去。

 祁延沒有見過真老虎,完全沒有想到是這樣的況,他嚇得趕握住韁繩,生怕從馬背上甩下來。

 寧德公主和嘉寒縣主聽到這滲人的吼,已經被嚇得面蒼白,躲在了侍衛的懷里。

Advertisement

 這個時候,一只白的大虎從林木中撲了過來,它行走時便有五六尺高,長將近兩丈,比尋常大蟲的型還要龐大一圈,一雙銅鈴般的眼睛里閃著兇,對著眾人又嘶吼了一聲。

 風里似乎都帶著這條大虎的腥之氣。

 李福見過場面再多,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他嚇得兩戰戰,手中繩子沒有握住,秦王的馬兒跑了,一旁祁賞也沒有握住手中的韁繩,他的馬也跑了。

 一時間人仰馬翻,沖上去的侍衛死傷無數,這只大虎似乎沖著祁崇而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了祁崇。

 但是,祁崇搭弓箭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大虎飛奔的速度,千年玄鐵縛龍弓拉開,百尺之遙,箭破虛空,刺中了大虎的額心,正中“王”字,毫不差。

 箭深深了虎頭,僅僅有羽翎暴在外。

 旁人驚魂未定,祁崇已經收起了手中縛龍弓。他肩背拔,如竹如松,氣度仍舊雍容,仿佛殺的只是一只飛鳥,沒有毫恐懼或者張。

 李福說話還帶著音:“殿……殿下。”

 祁崇淡淡的道:“虎皮尚且完整,剝下來弄干凈帶回去,冬天鋪阿臻床上。”

 方才放箭時,特意只中老虎的額頭,不破壞其他部位的皮

 李福耳朵轟轟鳴鳴,被突然出現的猛虎嚇得剛回神,哪怕祁崇近在咫尺,聲音低沉清晰,他也覺得不太清楚,反應了一下,才明白祁崇的意思:“奴才這就吩咐下去。虎皮不夠,明姑娘可能會覺得扎子,到時候再讓姑娘做定奪。”

 被虎咬死的侍衛有十余名,另外有三名太監被祁延和祁修‘下驚的馬兒給踐踏死了。眼下風平浪靜,祁延讓人扶著從馬上下來,只覺得腹中翻滾,中午吃的飯都想吐出來。

Advertisement

 寧德公主也驚不輕,頭一次見到這麼可怕的東西,回去后只怕會做噩夢,見祁延吐了,也覺得腹中難,也跟著吐了一地。

 祁賞很快反應了過來:“獵場怎麼會出現這東西?是誰負責的?”

 祁崇道:“此事之后再查,先回去。”

 祁賞跟在祁崇屁后頭這麼多年,清楚知曉秋后算賬不是祁崇的風格,如果平常況下,祁崇會在此時此刻讓人將失責員揪出來,但是,眼下祁崇沒作,就代表這件事背后錯綜復雜。

 老虎死了,仍舊沒有人敢大膽上前,生怕這龐大的家伙再活回來。祁賞大著膽子過去了,認真看了看,開玩笑道:“這雪白帶黑紋的皮,可真是漂亮,也不知道怎麼吃得這麼健碩,爪子比我臉都大,前臂比我。”

 掰開老虎溫熱的,祁賞比劃了一下虎牙:“半尺長的牙,輕輕一咬脖子就斷了。皇兄,你可真厲害,殺死了這樣危害一方的猛。”

 他上前去看,自然是想知道這老虎真是無緣無故的冒出來,還是人豢養的。

 外邊的嘉寒縣主目睹了全程,此時再去看祁崇,臉也悄悄紅了起來,的低下頭。

 四皇子祁延只覺得心中不安,忙匆匆讓祁修帶上寧德和嘉寒離開,這件事和他預想的不同,他將事搞砸,得讓皇帝和皇后幫他收拾爛攤子。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