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21章 第 21 章

《恃君寵》第21章 第 21 章

 明臻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雪腮上滿是盈盈淚珠。

 祁崇無奈的把摟在了懷中:“眼睛又要哭紅了。”

 明臻抬眸:“殿下真的……真的……”

 打了個哭嗝,鼻尖紅紅的,眼角也帶著薄薄一層紅暈。

 眼角眉梢的紅意逐漸暈開,緋紅一片。祁崇知曉明臻細膩,平常手指都不能重重,這樣一哭,明天眼睛又要像桃子一般腫了。

 “真的要把阿臻拋棄嗎?”

 祁崇豎起食指,抵住了明臻的瓣:“噓。阿臻,并非拋棄,你已經長大人,不適合留在孤的邊。不過,你仍舊是孤的姑娘,往后孤亦會護你太平。”

 楚妃了皇后,加上新起來的壯武侯跟在楚家后,眼下這個關頭,比前些年的勢還要張,祁崇不適宜與明義雄再起沖突。要留明臻其實不難,瞞天過海總能過去。只是一旦事發,祁崇必然要到彈劾。

 到時也不是不能解決,只是太過麻煩,不如一早就將明臻送去來得劃算。

 況且,明臻真的長大了。

 明臻道:“你騙人。”

 生氣的咬住了祁崇的手指,祁崇撬開明臻的瓣,又的下,沉聲道:“不許再淘氣。”

 明臻又背過去,嗚嗚咽咽的咬著被角哭了起來。

 祁崇從背后摟住了明臻綿的,小姑娘到底不記仇,雖然哭,卻從來都不將恨意在心底久留,哭了一會兒,又悄悄轉過,與祁崇面對面,手臂搭在了祁崇的肩膀上,聲音還有些啞啞的:“那殿下記得多多看阿臻。”

 滿臉的淚痕,祁崇低頭在眼下吻了吻:“好。”

 吻了一似乎不夠,又將雪腮上淚珠全部吻了,明臻首次見祁崇對自己這般,一時驚訝的忘了掉淚。

Advertisement

 很多事完全都是無師自通。

 這些年來,祁崇潔自好,邊沒有旁的人。一來是接近他的人幾乎都是沖著他的份,二來是縱會影響事業。

 似乎是不自

 即將到明臻的瓣時,祁崇突然反應了過來。他對明臻的所作所為,似乎遠遠超過了應有的界限。

 他高的鼻梁過明臻的臉頰,之后遠離了:“早些歇息。”

 明臻也覺得困了,小小打了一個哈欠,將半張臉掩蓋在了被子里。

 祁崇自明臻的床上起來,從房間出來后,外面一地清輝,月亮高高掛在墨藍夜空,星子暗淡無,清風徐來,空氣中是清淡的草木香氣,清新淡雅,與明臻上纏綿悱惻的迷人氣息截然相反。

 一名暗衛悄無聲息的走到了祁崇的邊,他半跪下來:“殿下。”

 半夜清涼,竹影搖曳,祁崇著單,墨發散于后,一張俊面孔在月下尤顯冰冷:“已經做完了麼 ?”

 暗衛點了點頭,道:“已經調查好了,那只白虎本就罕見,不會輕易出現在獵場上。是一名做曲青鋒的馴師馴養的,他們日日用一名與您形相仿的稻草人訓練這只白虎,所有這只白虎才撲著您過來。”

 這件事,恐怕心積慮謀劃了很長一段時間。

 祁崇眸里閃過一嘲諷。

 暗衛又道:“如今,這名馴師已經被殺,至于尸首——”

 祁延同一些要好的貴族公子喝酒回來,他現在有了幾名姬妾,今晚卻不打算同們睡覺。喝得醉醺醺的,早就沒有什麼興致,所以,祁延趕回自己床上去睡。

 宮們伺候他更,扶著他進了房。

 祁延醉意朦朧,跌跌撞撞的掀開了被子,躺下來之后就閉上眼睛。

Advertisement

 誰知道后一陣冰冷,被子里也是一粘稠冰冷的覺。

 祁延心口一,驀然睜開了眼睛。

 “啊——”

 一陣撕心裂肺的聲音響徹整座宮殿,祁延房里伺候的人趕過來。

 只見祁延的床上堆滿了尸塊,一個頭顱骨碌碌的掉了下來。

 死去的這個人祁延認識,前段時間祁延還和曲青鋒一起商量秦王平時用什麼香料。

 宮也被嚇得魂不守舍:“來、來人吶!”

 “閉!”祁延終于冷靜了下來,他上還黏黏糊糊沾著,不過,他的面異常蒼白,整個人的也忍不住戰栗,“來人把他給收拾了。”

 這是誰的手腳,誰的行事風格會如此毒,祁延自然知曉。

 他閉上了眼睛,心臟跳得太厲害。

 這件事不能宣揚,如果宣揚出去,讓人知道他和曲青鋒一起謀劃取掉秦王的命,又是惹了一腥。

 這個啞虧,祁延不想吃也得吃下去。

 祁延牙齒咯咯作響:“這件事,不要告訴皇后。”

 這幾天來,祁延每次去皇后那里請安,總覺得自己的母后疏離了不。他當然不是傻子,從楚皇后對他的態度來看,祁延約能夠猜出,是自己這段時間做的事讓皇后失了。

 但他又害怕祁崇,這次祁崇派人殺的是曲青鋒,下次要殺的會不會是自己呢?

 夜涼如水,祁延的心口也涼如冰,他醉意瞬間沒有了,甚至不敢在這個屋子里多待,趕洗了洗子換了服,躲去了自己姬妾的房間。

 次日明臻醒來,賴了一段時間的床,又想起自己之后就要離開這里了。

 假如留下來,殿下會不開心。

 沒有太多胃口吃什麼東西,簡單吃了幾口。

Advertisement

 如果走的話,一些東西也要帶走,的小兔子還關在籠子里,兔子自然要帶,殿下從靈州帶來的筆墨紙硯,明臻也尤為喜歡,所以這個也要帶走。

 放下筷子,開始尋思著還有什麼東西。

 如果能將新夜和天琴帶上就更好了。

 李福見明臻放下了筷子,擔心明臻消化不了,趕讓新夜帶明臻出去走走。

 明臻一路上心事重重,想的事比較多。走到了池塘邊,撿了一塊石子兒,隨手扔到了池塘里。

 近卻傳來一道奇奇怪怪的聲音:“阿臻姑娘好!阿臻姑娘好!”

 阿臻與新夜雙雙回頭,見到一名穿著暗紫袍的俊俏男子提著一只鸚鵡走了過來,這道聲音正是鸚鵡發出來的。

 祁賞笑瞇瞇的道:“阿臻妹妹,好久不見了呀。”

 阿臻早就把祁賞忘了,所以頗為警惕的看著他。

 新夜笑了笑:“姑娘,這是六皇子殿下,秦王殿下的弟弟。”

 阿臻小聲道:“六皇子好。”

 祁賞手中提著的鸚鵡五,翅膀流溢彩,頗為華麗,明臻也見過不鸚鵡,首次見到這樣的。

 祁賞逗弄著鸚鵡:“阿臻姑娘漂不漂亮?”

 “漂亮!”鸚鵡的聲音嘹亮,“漂亮!”

 明臻用手帕掩,一時忍不住笑了。

 祁賞道:“這是五彩鸚鵡,阿臻你數數,它上是不是五種?”

 明臻認真的數了數,果然是五種

 鸚鵡圓溜溜的黑眼珠滴溜溜的轉,偏頭看看明臻,明臻也與它對視:“還會說什麼?”

 鸚鵡張:“什麼都會說!”

 祁賞把籠子遞給明臻:“借花獻佛,就送給阿臻妹妹了。”

 討好明臻,也就相當于討好秦王了,哪怕是親兄弟,祁賞也要多刷一些存在,不能只讓秦王庇護自己,自己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Advertisement

 明臻知曉,外人的東西不能隨便收。

 哪怕真的很喜歡,仍舊搖了搖頭:“我不能要。”

 祁賞道:“為什麼不能要?放心好了,你是秦王的妹妹,就等同于本皇子的妹妹。”

 明臻仍舊搖頭。

 新夜接了過來:“姑娘放心,六皇子與秦王殿下關系好。”

 明臻不太清楚:“真的嗎?”

 祁賞見明臻這麼乖,忍不住笑了:“當然是真的,你回去問問秦王就知道了。”

 明臻和新夜帶著鸚鵡回去,李福一見這麼華麗的鳥兒,就知道是祁賞送的:“六皇子殿下這麼大方,居然真送了明姑娘?”

 新夜道:“自然是看秦王殿下的面子。”

 祁崇回來,本以為明臻白天又要哭哭啼啼,結果看到明臻對著一只鳥兒在說話。

 這是鳥兒花里胡哨,還會模仿人開口,大概就是祁賞那天說的五彩鸚鵡了。

 明臻看到祁崇回來,乖乖從榻上跳下來:“殿下,阿臻已經讓他們收拾好東西了。我要帶小兔子,兩件服,還有——”

 似乎過分懂事了,昨天哭過之后,今天鬧也沒鬧。

 按照明臻容易忘事又沒心沒肺的子,大概過不了兩個月,就將他拋在了腦后。

 明臻又充滿希冀的道:“阿臻可以帶這只鸚鵡嗎?”

 祁崇從明臻的面上看不出其他緒來,突然抬手的下:“不可。”

 下上多了清晰的指印,明臻吃痛,兩眼淚汪汪。

 祁崇松手。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