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恃君寵 第26章 第 26 章

《恃君寵》第26章 第 26 章

 第二天明臻醒來, 渾不大舒服,甚至覺得頭很痛。

 但今天要去羅氏那里請安,所以明臻讓天琴和新夜幫自己梳洗,換了服去羅氏那邊。現在心不在焉的, 路上見了明薈之后, 明臻也沒有太在意, 只喊了一聲“姐姐”。

 安國公武將出, 家里每個孩子都很康健,明薈生得高挑俏麗, 自己也能騎馬舞劍, 同京城其他貴相比, 多了幾分颯氣。

 也因為如此, 清高的嘉寒縣主的眼睛, 嘉寒縣主是才,最看不慣子在外顯威風,所以煽寧德公主孤立明薈。明薈自有一些相投的手帕, 但想起寧德公主, 總覺得心里不大舒服。

 今天,明薈下午還要赴一場詩會, 但可不會做什麼勞什子詩, 頂多做個打油詩。可嘉寒縣主等人都在,明薈如果不去, 倒顯得自己怯才不去的。

 見明臻安安靜靜的, 小臉小手白白凈凈, 讓自己欺負了這麼多次還乖乖的喊姐姐, 再想起外面那些小賤蹄子, 明薈銀牙差點咬碎, 一邊走一邊嘟囔:“改天我也弄個一起騎馬的聚會,全都把們邀請一遍來,看們怎麼丟臉。”

 明臻以為明薈在和自己說話,所以“嗯嗯”了兩聲。

 明薈的氣全泄了:“們都像你一樣好欺負該多好。”

 一邊說,一邊手想明臻的臉。

 明臻趕驚恐的躲開。

 這個時候,明臻和明薈迎面見到了一名年輕俊朗的男子,這名男子微黑,形高大,看起來十分灑,是明家庶長子明豪。

 羅氏早年被連氏害得落胎之后,再也沒有能力生下孩子。但為主母,雖然無法將其他孩子視為己出,卻也盡到了本分。明家的孩子雖然各有格,但本質都隨羅氏和明義雄,識大顧大局。

Advertisement

 明豪道:“六妹和九妹去給太太請安?”

 明薈點了點頭:“是去太太這邊。嫂嫂最近可好?多讓帶著娃娃來太太這里玩。”

 “都好。”明豪笑著看向明臻,“九妹也長大了,個子和你差不多了。”

 明薈道:“還差好些呢,我比大兩歲,還沒有我高。”

 明臻恬靜于側,讓人見之難忘,明豪道:“我出去和朋友會面,兩個妹妹有沒有什麼東西需要我帶?胭脂水首飾都可以。”

 明薈搖了搖頭:“我月錢快用了,下個月吧。”

 阿臻也跟著搖了搖頭。

 明豪見這個小妹妹又乖,長得又好看,自己心中也喜歡。今天出門恰好也要和溫鴻見面,阿臻與溫鴻的事,八字也該有一撇了,回頭得提醒提醒溫鴻,別欺負自己這個可憐的妹子,不然明家饒不了他。

 等明豪離開,明薈才悠悠的開口:“唉,爹爹許配給你的那個男人,還沒有咱哥好看。”

 明臻豎起了耳朵,認真看著明薈。

 明薈又道:“他在京城貴公子中不算拔尖兒的。咱家雖富貴,上頭也有更富貴的,和咱家差不多的也有,加上咱哥庶出,就有些人家挑三揀四,當年就有一些挑剔的小姐,嫌棄咱哥的臉長得黑,只有咱們嫂子慧眼識人才,覺得黑壯一點也不錯,之后嫁給了他。”

 明臻聽的云里霧里,不過旁人講話,自己安靜聽就是了,不要打岔。

 “我的意思可不是長得一般人品就好,像咱哥這樣正經能干的也算是罕見。只是,最怕的就是長得一般,人品也差,自己還沒家世沒本事,這樣還不如撈個好看的飽飽眼福。”明薈銳利的眼睛看著明臻,“阿臻,你懂吧?”

 明臻小啄米點頭:“懂啦。”

Advertisement

 ——雖然還是云里霧里,不過,姐姐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旁天琴覺得明薈說話也在理,這些天明薈挑釁來挑釁去,像只炸的貓在門口幾聲,也沒有抓人咬人,所以也不把明薈當什麼壞人,頂多就是有壞心眼也有好心眼的半大姑娘罷了。

 再看安國公府里,姨娘眾多,小姐眾多,雖然羅氏不待見旁人生的,更不待見一些姨娘,看見明臻也不喜歡,卻沒有做過損害子嗣的事來,庶雖不如嫡,可也面,月銀也沒有被扣過,算是治家有方的主母。

 明薈點頭道:“懂了就行。你雖然很可能嫁一般人家當正妻,不容易攀好的,但也要記住,對方真的是君子才能嫁,否則,他臉老實也好,臉像潘安也罷,都不是值得托付終的。”

 明臻點了點頭:“好!”

 明薈好為人師,如今當了老師去教人,還是教什麼都說好的明臻,自己心中也得意。

 自從明芙出嫁之后,府上也沒有同太親近的姐妹。明家八小姐前些年因為風寒夭折了,七小姐太煩人而且較真,里嘟囔個不停,常常因為一點小事鉆牛角尖,所以明薈不和玩兒。

 明臻倒也算有趣。

 去太太院中的路有一段時間,明薈便和明臻講一講什麼男人才是好男人:“最最上等的便是秦王殿下和康王世子。秦王殿下我見過,他長得太好看人也太厲害,所以至今未娶,尋常人不了他的眼睛,你個小傻瓜更不可能,由于其他人和他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就不提他了,他以后大概和宇文家的小賤人聯姻。”

 之后便是康王世子。

 明臻聽明薈講了一路的康王世子,從騎馬有多好看,到酒量有多大,甚至平常喜歡穿什麼服都知道了。

Advertisement

 當然,明臻聽什麼忘什麼,聽進去的都是天琴和新夜。天琴和新夜都見過康王世子,人確實很好,生得玉樹臨風一表人才,但遠遠沒有明薈講的這麼夸張。

 ……這位世子是明薈的未婚夫,人眼中自然出西施。

 明臻眼中的祁崇還是天底下最好最善良的男人呢。

 一直到了安國公夫人這里,明薈仍舊意猶未盡,坐下來忙喝了杯茶潤潤嗓子。

 明臻也小口喝茶。

 羅氏見明臻臉蒼白,一路走來似乎出了一些汗,雖然不喜明臻,迄今也在記恨自己邊的嬤嬤因明臻而死,但人是安國公下令打死,正如無法怪罪安國公一般,也怪罪不了明臻,只能不喜罷了。

 家中孩兒該管還是管一下,所以羅氏道:“是不是子虛?這樣可不好,年齡不小了也該照顧好,庫房里還有一些人參,天天喝一點參湯補一補。”

 明臻不大喝參湯,搖了搖頭:“謝太太關心,阿臻還好。”

 明薈道:“都是因為總在房間里睡覺,天天歪著上就有了病。多出去走走才好,看你這張臉就知道一定沒有多出門。”

 看著明臻一玉骨,明薈又酸了:“為什麼家中的孩兒只有最白?我用了十年的珍珠,都沒有白阿臻這樣。”

 家里姑娘公子或多或都有些像明義雄。

 羅氏道:“阿臻像生母,生母就像月亮一樣姣白。”

 白氏麼,姓白,人也宛若雪雕,阿臻長這樣,羅氏也不覺得稀罕。就是眉眼不太像,阿臻眉眼過分漂亮了。

 羅氏又道:“你下午是不是要出去?正好帶阿臻一起,讓多走點路,也見一見世面。”

 明薈不滿的撒:“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今兒要見誰,是見嘉寒和寧德公主。倆平日就不喜歡我,上次故意讓宮在宮宴上潑我一酒給難堪,帶著阿臻去,只怕寧德公主一句話,把阿臻給弄哭,我自己腹背敵,應付不來。”

Advertisement

 羅氏笑了起來:“還不是你被寵壞了,脾氣縱,別人才不喜歡你?”

 看著羅氏和明薈親親熱熱的講話,一向遲鈍的明臻突然意識到自己缺失什麼了。

 似乎缺父親和母親,大概是像羅氏關懷明薈一樣關懷自己的長輩。

 明臻也不覺得嫉妒,只是羨慕罷了。看到旁人幸福開心總比看到旁人痛苦加來得妙。

 自己其實也有秦王殿下。只是最近這段時間,秦王殿下對待阿臻疏離了不,昨晚阿臻十分殿下能將抱在懷里安,讓晚上不要再害怕,但是殿下并沒有。

 羅氏道:“你們是不是在玉湖畔做詩會?如果在這邊,你大可過去,讓阿臻在旁邊散步走走好了。在莊子里長大,什麼世面都沒有見過,總要見一見外面的東西。”

 明薈略有些無奈:“好吧,那您得給我一些銀子,否則我不帶阿臻。詩會結束,我們買一些東西吃,沒錢買該多丟臉。您知道,玉湖畔的東西最貴,店面都是皇家在背后撐腰的。”

 羅氏縱然嫌棄明薈大手大腳,自己唯一的兒,卻只能著,所以讓丫鬟給拿了幾十兩銀子。

 出去之后,明薈笑瞇瞇的掂了掂錢袋:“至有五十兩銀子。”

 明臻也掂了掂,驚訝的道:“好重。”

 明薈這才抬起下:“好了,我可以帶你出去玩。玉湖畔也安全,整個玉湖都是秦王的,現在也開滿了荷花,估計們會讓做一些七八糟夸贊荷花的詩,到時候瞎說幾句氣歪們鼻子,我們走吧。”

 明臻點點頭:“天琴姐姐和新夜姐姐能一起跟著麼?”

 “跟著,不然你不見了怎麼辦?到時候讓咱哥帶著兵滿城找你就丟死人了。”

 明薈還在想著這五十兩銀子到底買些什麼,是買珍寶閣最新的耳鐺,還是買胭脂香,聽說最新的玫瑰胭脂,又香又潤,特別好用。

 看了一眼明臻,明臻似乎總是面過分蒼白,失過多似的。

 明薈明臻的臉:“算了,買盒胭脂吧,耳鐺買了借你,你八弄丟,胭脂我買了,你也能湊著用一用。”

 明臻點了點頭:“好。”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