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團寵三寶要熊抱 第2章:跳河的小包子

《團寵三寶要熊抱》第2章:跳河的小包子

4年前,被顧雪青那一絆,顧言汐陷了植人狀態,在重症病房躺了兩個月,還差點被父親顧易寒簽字拔管。

所幸有人及時把轉移到國外治療,半年後,奇迹般蘇醒過來。

雖然不知道幫助的那個好心人是誰,但既然上天讓命大活了下來,那就不能輕易被顧雪青擊敗。

西下,顧言汐坐在河畔邊,忿忿不平的啃著炸,就著冰可樂。

鬱悶到極點,唯有食和景能安

大難不死後,毅然重拾自己曾經放棄過的夢想。

憑藉天賦與勤考上了IG珠寶設計學院,拿到全球僅30個名額的A級珠寶師頭銜,還加了壟斷半壁江山的盛唐珠寶。

本以為能闖出一番事業,沒想到會被顧雪青百般暗算。

那個惡人對顧言汐恨之骨,不得把顧言汐趕盡殺絕。

如果顧雪青繼續欺人太甚,顧言汐只能考慮跳槽。

總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人恩怨,就把盛唐珠寶的招牌搞砸,但不管怎樣,不會退出設計師這條道路,哪怕自己獨立出來創業,也要咬牙堅持下去。

顧言汐忽然起,朝著河面吶喊一句:「顧雪青你這個賤人,我不會就這麼認輸的!」

一個小小的影闖顧言汐的眼帘。

顧言汐為之一愣。

那是一個4歲左右的小孩,梳著麻花辮,穿著蓬蓬白皙,五緻,乍一看猶如一隻可的小包子。

Advertisement

顧言汐會心一笑,本來就喜歡小孩,每次看到孩子就覺得很治癒。

只見那小孩跑到河畔邊,眼神焦灼的盯著河面。

隨即,小孩竟然直接噗通一聲跳進了河裡。

哎呀!

顧言汐震驚的扔了手裡的可樂,快步跑向河面。

此刻已經接近天黑,周圍沒有一個路人。

顧言汐看著孩子在水裡痛苦掙扎,二話不說跳了進去。

還好為了復健學過半年的蛙泳,正巧在這時派上用場。

總算抱住了溺水的孩子,力將拖上了岸。

孩子已經陷昏迷,顧言汐想盡辦法急救,又是心臟按又是人工呼吸。

終於,孩子往旁邊咳出幾口河水,逐漸睜開雙眼。

顧言汐這才發現,孩子手裡抓著一隻茸茸的兔子玩偶。

跳下去之前手裡明明沒有東西,難道說,是為了撈起這隻小兔子,才跳河的?

真是的,這隻玩偶有那麼重要嗎??

孩醒來后第一件事,便是檢查手中的兔子玩偶。

玩偶只是被水,沒有損壞,小孩這才出一個放心的表

顧言汐關切的問:「小朋友,你爸媽呢?怎麼不在你邊?這玩偶是誰扔水裡的?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過來撿?」

不管顧言汐怎麼問,這孩子都不肯說話。

那雙繁星般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戒備,瘦小的在夜風中冷得瑟瑟發抖,猶如一隻可憐的小貓咪,顧言汐看得有些心疼。

Advertisement

耳邊突然響起一陣咕咕聲,小孩瞬間臉通紅,隨即害地抱住了小肚子。

顧言汐苦笑,沖出手:「走,阿姨帶你去吃好吃的。」

孩遲疑了一下,但看到顧言汐臉上溫的笑意,小孩逐漸解除了心裡的警惕,把手遞給了

顧言汐了一輛計程車,將孩帶回自己的公寓。

孩站在客廳里,好奇的環顧四周,公寓面積不大,但是裝潢十分整潔舒適。

顧言汐不好意思的笑笑:「市中心的租金太貴了,我只租得起這樣的小單間。」

空氣里飄著淡淡的香味,孩似乎特別喜歡這裡的氛圍,進來后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

顧言汐家裡沒有小孩服,找了件寬鬆風格的T恤給孩換上。

T恤很長,穿在了一條連

顧言汐也去了,換上一套舒服的睡

坐下來,細心解開孩肩邊的麻花辮,用風筒為吹乾頭髮。

「如果我有個兒,我也會讓留長發的。」顧言汐忍不住慨。

假如的三胞胎還活著,應該跟這個孩子差不多年紀。

顧言汐想到這裡,心口狠狠搐了一下,不該回憶這麼傷心的往事。

孩眼睛里一直閃爍著靈澤,顧言汐剛放下風筒,孩突然到顧言汐懷裡,用小臉蛋蹭了蹭

顧言汐啞然失笑,這隻小包子表達謝意的方式真是與眾不同,簡直跟小一樣,不會說話,只會撒般蹭來蹭去。

Advertisement

顧言汐輕輕拿起桌上那隻漉漉的小兔子,孩慌忙搶過來護住。

顧言汐解釋:「我只是想把它放進烘乾機而已。」

孩拚命搖頭,決不的寶貝兔兔。

顧言汐哄著:「你剛才頭髮漉漉的很不舒服吧?小兔子現在也是這種覺哦,只有把它烘乾了,它才不會生病啊。」

孩眨眨眼睛,帶著幾分意外,除爸爸以外,還是第一次遇上一個年人如此認真地對待的小兔子。

孩這才點點頭,把小兔兔給了顧言汐。

兔兔放進烘乾機后,孩全程在門口張的等著。

等到烘乾機停止后,孩急得原地直跺腳。

顧言汐趕把小兔子拿出來,把它抱住,然後用臉輕輕住小兔子,似乎在關心小兔子痛不痛。

顧言汐莫名覺得特別可

煮了兩份麵條,陪著孩一起吃完,夜已經深了,孩困意來襲,小腦袋往沙發上一倒,很快睡著了。

顧言汐把抱進房間,輕地蓋上被子,即使在睡夢中,孩還是抱著兔子不放。

「媽媽……」孩突然輕聲了一句。

顧言汐僵住,原來不是啞會說話。

為什麼沒法跟人直接流?顧言汐很困

顧言汐起走出房間,忽然覺得一陣眩暈,腳步有些不穩。

剛才吃飯時就已經不太舒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完了,好燙,應該是發燒了,估計是從河裡上岸后吹了風,才因此著涼,出院后質一直很弱。

必須吃藥才行,但是,頭好暈啊……

顧言汐走了兩步,實在撐不住,,無力地摔在地板上,上也開始止不住地發冷。

不由得抱,像嬰兒一樣蜷一團。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