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團寵三寶要熊抱 第3章:大魔王殺到

《團寵三寶要熊抱》第3章:大魔王殺到

墨家的氣氛非常抑,客廳上空猶如凝聚著一層風暴。

保鏢和傭人誠惶誠恐地站兩排,臉上全都面無

墨震晟的掌上明珠平白無故地從家裏消失不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麼這些下人指定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墨震晟背着手,表威嚴地站在落地窗前,頎長的姿矜貴得令人不可,犀利的眼眸深潛藏着冷漠與疏離,薄而角帶着幾分不近人

他只消往那兒一站,便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到窒息和

邊擺放着一張電腦桌,桌前坐着兩隻陶瓷似的小人兒,萌萌的氣質跟他形了強烈的反差。

這是一對長相一模一樣的男孩子,看年齡也是4歲上下,上穿着同款吊帶和及膝,小臉蛋白裏紅,緻得像一組藝品。

他們是三胞胎中的老大和老二,而失蹤的那一個是老三,是他們最疼的妹妹。

大寶目盯着筆記本電腦,宛若一名幕後軍師,時不時指點兩句。

二寶在快速的敲擊著鍵盤,眼角眉梢盡顯明聰慧,他正利用人臉識別在監控系統中飛快地搜尋妹妹的下落。

墨震晟很信任大寶二寶的能力,耐心的等着他們差。

他冷冷掃視旁邊,心頭湧起一怒火,但他竭力剋制住。

一名坐椅的老太太默不作聲,像在與他慪氣。

Advertisement

是墨震晟的母親。

小寶失蹤了6個小時,可卻讓下人瞞消息,直到10分鐘前才通知墨震晟。

墨震晟今天談的那筆項目,事關墨家的生死存亡,要是他被孩子的事步驟,很可能會把項目談崩。

「我這麼做是為了顧全大局,我有責任守護這個家族。」老太太替自己辯解。

話音剛落,一陣玻璃破裂的聲響讓眾人都為之一驚。

墨震晟緩緩從落地窗那邊收回拳頭,裂了蛛網狀的玻璃沾染著跡。

他似乎覺不到指頭上的痛楚,表始終冷如冰霜。

若不是念在是他的母親,這一拳頭已經落在了上。

老太太被嚇得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一直忙着打字的二寶突然回了一句:「連個4歲的小孩子都守護不好,還談什麼守護家族?還可以再虛偽一些嗎?」

老太太被到了肺管子,氣得搐了兩下。

大寶不由得蹙眉:「6個小時,都夠把小寶拐賣到國外去了。」

墨震晟表愈發凝重。

而老太太的臉則逐漸慘白。

二寶停止打字,突然喊了一聲:「找到了!」

暫停的監控畫面中,一個人牽着小寶進了某棟公寓。」

「記下地址。」

墨震晟吩咐一聲,坐上了門口的跑車。

大寶和二寶隨其後,鑽進後座,麻溜地繫上安全帶,儼然像他的左右侍衛。

Advertisement

……

小寶被一陣激烈的敲門聲吵醒,着眼睛坐起來。

抱着小兔兔走到客廳,看到顧言汐毫無知覺地倒在地上。

小寶睡意頓消,焦急的撲過去,努力地搖晃着顧言汐的肩膀。

顧言汐沒有任何反應。

小寶鼻子一皺,快哭出來。

門口傳來悉的喊聲:「小寶?你在裏面嗎?我是大寶哥哥!快開門!」

「還有我,我是二寶哥哥!裏面的壞人聽着,不準我的小寶妹妹,不然我讓我粑粑滅了你!」

小寶一聽,蹬蹬跑過去,在門后使勁地踮起小腳丫,好不容易才夠到門把手,接着擰開了大門。

頓時,門外出現了墨震晟高大的影,他一手垂下來護著大寶和二寶,看到小寶平安無事,三人才鬆了一口氣。

墨震晟在小寶面前蹲下,表瞬間繃。

誰給換的服?

他迅速檢查小寶是否有被侵害的痕迹,話還沒問出口,卻被小寶一把牽住,用盡全力拽進屋裏去。

墨震晟表一怔。

地上有個癱倒的人。

他環顧四周,屋裏只有這個人。

小寶站在邊,着急地比劃着自創的手勢。

大寶立即做出準的解讀:「我跳水裏,阿姨救了我,然後帶我回來,吃東西,接着昏倒了。」

原來這人沒傷害小寶。

墨震晟的眉頭這才鬆開。

Advertisement

二寶疑的歪著小腦袋:「小寶,你怎會跳進水裏?」

小寶哪有心解釋這個,張不已地揪了揪墨震晟的子,一雙大眼睛淚閃閃的看着他。

墨震晟明白了的意思,拍了拍的腦袋,讓先冷靜下來。

接着,他俯抱起地上的人。

一陣幽香鑽他的鼻尖,墨震晟恍惚了一下,心跳沒來由的加速了幾拍。

這抹淺淡清甜的香味,莫名有些悉。

墨震晟垂眸看了一眼人的面容,雖然有些慘白憔悴,但可見麗驚艷,睫修長蜷曲,細膩,微啟的小巧可,彷彿在期待着一個親吻。

這場景,怎會那樣的似曾相識。

墨震晟收起胡思想,把人抱出公寓。

小寶抱着兔兔,寸步不離的跟了上去,表里儘是擔憂。

大寶和二寶很意外地對看了一眼,他們還是頭一回見到妹妹如此關心一個外人。

「雨笙,雨澤。」墨震晟喊了一聲。

兩個小男孩順手關上公寓門,快步追了過去。

……

醉意朦朧間,顧言汐清晰地到對方洶湧澎湃的心跳,耳邊回他那肆蠻橫的呼吸。

明明應該抗拒和恐懼,可反而把對方抱得更

昏暗影下,看不清他的長相,只覺得他那犀利的黑眸深着炙熱火焰,盡頭彷彿潛藏着一隻想要吞噬掉的野

Advertisement

顧言汐緩緩睜開眼睛,上睡已被汗水

原來是夢。

還是做了千千萬萬次的那個夢。

5年前那個夜晚,明明是摧毀一生的經歷,可卻剋制不住地一次次在夢中回憶。

周圍裝潢富麗堂皇,華麗的落地窗灑細碎的晨下的床墊的猶如雲霧。

顧言汐逐漸反應過來,這裏不是的小公寓。

微微側頭一看,心口一驚,一名優雅的男子坐在床邊的靠背椅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