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團寵三寶要熊抱 第14章:世上沒有後悔葯

《團寵三寶要熊抱》第14章:世上沒有後悔葯

顧言汐趕按住孩子的手:「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真的變傻丫頭了。」

看着小寶萬分難過的小表,顧言汐心如泥,瞬間投降:「阿姨每個周六去你家玩一天,這回行了吧?」

小寶撥浪鼓似的搖晃着小腦袋,顯然不滿足。

顧言汐遲疑了一小會兒,嘆氣:「那就周日也去你家。」

得到的還是搖頭。

顧言汐眯眯眼睛,換了個條件:「不如這樣,你每個周六日來阿姨家裏過夜,阿姨晚上給你唱歌、講故事,順便陪你睡覺覺,好嗎?」

小寶看了看,敏的小心思察覺出顧言汐已經做了很大的妥協。

是個懂事的孩子,終於還是點了點頭,與顧言汐達了這個協議。

顧言汐出一個溫的笑容:「從今天開始,你要按時吃飯,到了周六日,才有力氣跟阿姨玩,你說對吧。」

小寶很罕見的,輕輕的「嗯」了一聲。

顧言汐見實在太可,忍不住用力親了親乎乎的臉頰。

小寶頓時發出咯咯的笑聲,心裏的失一掃而空。

二寶瞬間化檸檬,扯住顧言汐的角,使出最最甜的語氣:「言言寶貝,我也要嘛……」

「拿你沒辦法。」

顧言汐把小寶放回墨震晟懷裏,捧住二寶的小臉,很大方的親了親他。

「哇哦!!言言寶貝親我了!」

Advertisement

二寶高興地要原地起飛,張開雙臂繞着顧言汐跑了好幾圈。

大寶在旁雙臂抱,氣鼓鼓的。

二寶和小寶都得到了獎賞,就他什麼都沒有,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看到大寶鬱悶的表,顧言汐笑了:「彆氣了,你也有。」

戲弄般颳了刮大寶的鼻子,然後也在他額上烙印了溫熱的一吻。

大寶霎時心跳飛快,一張臉通紅不已。

弟弟看到,捂笑:「哥哥好像一隻小番茄啊!」

「笨蛋!」大寶立即轉躲開所有人的視線。

顧言汐啞然失笑,看向墨震晟:「好了,不鬧了,我要繼續工作了,墨先生,你帶孩子回去吧。」

說完,顧言汐坐電梯返回樓上。

墨震晟目深沉的看着的背影,小寶上還殘留着顧言汐的溫和淡香,他下意識抱了些。

「大寶二寶。」

「在。」

「粑粑什麼事!」

「去搜一下鑽石庫,給顧小姐找一顆10克拉的鑽,質量要最好的,作要快。」墨震晟吩咐。

大寶和二寶對於這個任務一臉的驚訝。

回到家后,墨震晟帶着小寶直奔餐廳。

傭人把小寶拒絕過的牛粥再次端上來。

這下,小寶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自己主拿起小勺子,「啊嗚啊嗚」的把粥往裏送,吃得滿臉都是。

「咳咳……」

吃急了,孩子果然噎著了。

Advertisement

傭人急忙過來:「三小姐,我來喂你吧。」

墨震晟輕輕擺手,然後把小寶手裏的勺子拿過來,一口一口地緩緩喂

兩個哥哥在旁邊到很欣,今天早上總算沒白跑一趟。

大寶忍不住說:「一個顧阿姨,頂十個心理醫生。」

二寶接過話來:「過不了多久,傅醫生就要被炒魷魚咯。」

傅立言在家中打了個大大的噴嚏,茫然的看着四周,懷疑有人在說他壞話。

墨震晟去公司后,三隻小包子一溜煙進了書房。

二寶爬上爸爸的皮椅子,開了桌上的電腦,登錄了鑽石庫的網。

世界上所有正規渠道的鑽石,都有自己專屬的「份證」,只要還沒賣出去,就能在這個庫存里找到,買家可以任意的挑選。

小寶直接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小臉上的粥糊糊已經洗乾淨了。

把兔兔放到自己對面,小手手興地比劃來比劃去,跟的小兔兔進行無聲的聊天。

大寶注意到,小寶看上去無比開心,跟兔兔聊個沒完,這場景很見。

自從發生那件可怕的事之後,小寶就失去了與人流的慾

不過,這幾天,小寶明顯開朗很多,越來越願意表自己心裏真實的緒。

也許,顧言汐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專門來拯救小寶的。

二寶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細節,手中停下搜索,表變得有些張:「粑粑為什麼要找鑽石給言言寶貝呢?難道他要求婚??」

Advertisement

大寶白了他一眼:「男人要求婚的話,不可能用鑽的。」

還是哥哥更懂這方面的事,二寶放下心來:「那就沒事了,言言寶貝是我的,就算是粑粑,我也不會讓出去的!」

小寶聽到,猛地抬起頭,萌萌的大眼睛裏立即籠罩一層霧氣,小鼻頭微微發紅,看樣子就快哭出來。

大寶慌忙跑過去哄妹妹:「顧阿姨是小寶專屬的,二寶沒有跟你搶的意思。」

二寶也趕解釋:「哥哥笨,哥哥說錯話,言言寶貝是你的,沒人能搶走!!」

小寶怔了怔,這才逐漸冷靜下去。

「你好好做事,說話。」大寶扭頭埋怨。

二寶噘了噘,視線回到了電腦上。

他敲了幾下鍵盤,忽然說:「我知道粑粑為什麼要送言言寶貝鑽石了。」

大寶湊過去看。

原來二寶黑進了盛唐珠寶的後台,調取了設計師的訂單,從而得知顧言汐要給顧雪青做婚戒一事。

二寶說:「這個顧雪青不是什麼好人。」

「你又知道?」大寶反問。

二寶當即在網上搜到了一張照片,是顧雪青公開秀恩的照片。

一看到與顧雪青臉合照的那個男人,大寶瞬間明白了一切。

他們之前破解過顧言汐上鎖的朋友圈,在裏面翻到一張很久遠的合照。

照片中,顧言汐只有十幾歲,笑容甜,幸福地依偎在某個差不多年齡的年肩頭。

Advertisement

那種青的氛圍,一看就知彼此都是初

顧言汐曾在這張照片底下自言自語般回復過一句話——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寧可從不認識你,但世上沒有後悔葯,所以我只能忍痛前行,餘生不再有你,是我走運。

照片上的白俊,意氣風發,正是顧雪青此刻擁有的未婚夫。

顧雪青可真行,不僅把顧言汐的初搶走,還親手設計這兩人結婚用的戒指,簡直是殺人誅心。

二寶的兩隻小拳頭憤怒地砸在黃花梨桌面上:「太欺負人了!不能讓言言寶貝這麼氣!哥哥,你快想個辦法!」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