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娛樂圈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 第4章 《囚籠》(0)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第4章 《囚籠》(0)

蔣舒明看了一會兒車窗外後退的畫面,疲憊地閉上眼睛。

一邊的助理溫聲開口:「蔣導,您需要吃藥睡一會兒嗎?離連城還有半小時的車程。」

鬢角發白的蔣舒明搖了搖頭,接過助理遞來的溫水喝了兩口,捧著保溫杯暖手。

「怎麼就是找不到呢。」他嘆道。

這話助理小陳不方便接,只能在旁保持微笑。

過了一小會兒,蔣舒明的手機微微一震,飛訊上有一條新消息,是岑易發來的。

「蔣哥,我在高鐵上,大約四十分鐘就到。」

岑易,蔣舒明新電影里男主角的飾演者。兩人年紀相差不大,是不錯的校友。

蔣舒明在手機上回道:「今天又不拍你的戲,清遠跟來就算了,你大老遠的跑過來幹什麼?」

「找覺啊。」岑易說,「我得看看季聲當初遇到的那個人究竟有多可怕,失憶了也忘不掉。不然到時怎麼演?」

「你也是夠拼的。」蔣舒明笑嘆。

「彼此彼此了,蔣哥。」岑易說道,「不過,你不是說在沈城找演員的嗎?怎麼又臨時改到了連城?」

提到這個蔣舒明就一陣頭疼:「沈城那個拳場我已經去過了。」

「現在的拳場,你也知道,人家做的都是合法營生,看著跟拳擊班似的,不半點紕。我也去場看了幾個拳手,有底子的,不,但一眼看過去就是練過的。」

蔣舒明嘆了口氣:「能打的,演不出覺,能演的,又不會打。」

岑易很看重這次的出演,聞言也跟著嘆氣。

「蔣哥,實在不行也別拘泥於覺了。之前不是面了幾個有靈氣的嗎,真找不到你想要的就再回頭聯繫他們吧。」

岑易說得已經足夠委婉,說實在的,要真按著劇本找這一個配角,可謂是難如登天。

Advertisement

《囚籠》是部懸疑犯罪片,主角季聲父母早逝,被親叔叔收養,長大后了普通片警,某次在火災救人後發現自己開始做噩夢,夢裏是一對青年男火海,還有一個年臉上帶猛然回頭,目幾乎要過他的雙眼刺穿靈魂。

季聲覺察到端倪,詢問叔叔,得知當初自己的父母並非因車禍而死,而是在追查某個犯罪組織中雙雙犧牲,而他親眼目睹了父母的慘狀嚇暈在現場,被同為特警的叔叔不惜一切救了出來,整個過程衝擊太大,導致他失去了當年的記憶。

獲悉真相的季聲決定為父母報仇,他推測夢裏的那個年興許就是殺害他父母的人,但直覺又告訴他,那個年和他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此次蔣舒明要找的,正是電影中這個年的扮演者。

在劇本里,季聲父母追查的犯罪組織與藥品有關,他們不僅掌握著毒(防hx)品、(防hx)藥品的製作與售賣,還非法研製新葯並進行人實驗。代號「赤那」的年正是一個被注了藥品,養在組織里的打手。

因為他自長在組織里,需要做的只有服從命令和殺人兩件事,所以沒有毫人味,冰冷異常,只有在殺人時才能覺到興

因為他常年接藥劑注,卻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所以打鬥時沒有固定的章法,幾乎全部憑藉一次又一次殺人與被殺間鍛鍊出的戰鬥本能。

赤那雖是個配角,卻貫穿了整部電影,他與主角間的命運糾葛也是重點之一。蔣舒明原先選定了一個小演員,也請了資歷很深的武指導,

《囚籠》開機后特地把這部分的戲排在了靠前的位置,卻沒想到拍到這就卡了。

Advertisement

不是演員不努力,也不是武指、攝像的問題。

赤那很能打,但又不會打,這就要求演員得演繹出那種「擁有戰鬥本能」的覺來。反反覆復折騰了近一周,也換了幾個年輕的演員,要麼打得花哨要麼演得不夠有張力,真能演出來效果的,卻還不夠年輕,形象上不符。

蔣舒明頭都要禿了。

無奈之下,蔣舒明乾脆學他師父劍走偏鋒,直接到拳場找人,本出演。

還穩定向外輸出保鏢、保安,頗市場歡迎,對外也是個正經公司。

這也是蔣舒明能直接聯繫到拳場主人,來這裏尋找群演和獲取拍攝許可權的原因。

他今天先跑了一趟沈城,那裏的拳場很大很專業,但就是太專業了,打起架來虎虎生風,反而不符合要求,於是又趕往連城。按照正常思路,越是小的拳場,越是膽子大,沒輕沒重,有不十幾歲逃學混社會的,說不定就能讓他發掘出一個。

蔣舒明雖然在自己的導演生涯中拍過很多商業爛片,但看人的眼跟他師父一樣,一直都不錯。這次飾演青年赤那的齊清遠也是他挖出來的,一個在娛樂圈混了十幾年都沒出頭的十八線演員,有實力沒名氣,既不拖電影後,也搖不了岑易的分量,兩全其

岑易自從過了上升期一直不溫不火,幾次影帝陪跑,家裏妻子又剛生下孩子,事業上家庭上都著他必須更有上進心。而蔣舒明早年嘗到商業片的甜頭,放棄電影人的初心拍了不撈快錢的爛片,還因此被他師父大罵一通,現在錢撈夠了,才後知後覺自己浪費了多時間,想真真正正拍出一部好電影來。兩人因此一拍即合,達合作。

「蔣導,地方到了。」

Advertisement

助理小陳的話打斷蔣舒明的思緒,他打起神下了車。

「你說什麼?」

另一個助理詫異的聲音傳進蔣舒明的耳朵。

「怎麼了?」蔣舒明皺起眉來。

「蔣導。」那個助理走過來在他耳旁低聲說,「拳場這邊說今晚來了個不好惹的,不知道是不是過來砸場子,現在裏面況很張。」

蔣舒明表舒展開:「沒事,去看看。告訴他們,出了意外我們自己負責。」

「這……明白了,我這就去。」助理點頭。

蔣舒明的攝影團隊沒有跟來,只帶了司機、助理、保鏢,還有一個齊清遠。

一行人在涉后低調地走進拳場,地下一層是休息室,放著幾張桌球桌,看上去非常正經,從暗門再下一層,震耳聾的歡呼聲立即撞進耳和汗的味道相雜,空氣里咸腥味極重,配合著尖和呼喊,刺激著人們腎上腺素飆升,整個空間充滿了野

此時,牆上的掛鐘停留在十點四十分。

……

岑易戴著帽子和口罩從高鐵站離開,了車直奔南洋一條街。

司機和路人完全沒有認出他的,過氣演員岑易先生不在車上惆悵了一會兒。

「蔣哥,我到了。」

他給蔣舒明發飛訊,但像上幾條一樣沒有得到回復。

出什麼事了?還是真的被蔣哥找到人了?

岑易下了車快步走到目的地,助理小陳在門口等他。

「現在什麼況?」岑易先對點了點頭才開口問道。

小陳臉有點發白,強行笑了笑:「岑哥,您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呃,應該……是好事吧?」

岑易不明所以地「嗯」了一聲,跟著小陳向下走。

「蔣哥找到好苗子了?」有心緩解小姑娘的緒,也順便先打聽點東西,岑易又問。

Advertisement

「是有一個,很不錯,不,相當厲害的。」

小陳講話還是巍巍的,要不是還得給岑易領路,本不想再下來了。

「那很好啊。」岑易子溫和,聽到蔣舒明的努力和堅持沒有白費還高興的,「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厲害的野生演員……臥槽!」

一向好脾氣的岑易在左腳剛踏出窄門時直接

這、這、這還是人嗎?!

拳場中央,一個年正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幾個壯漢之間,拳頭集,暴風驟雨般打在目標頭部,時而矮躲過背後的襲擊,回一記高鞭,時而藉著另一人的力道騰躍而起,修長筆直的雙鎖在第二人的脖頸,腰部一擰一墜將人直摔在地。

岑易起先看得眼花繚,但他也是武戲出,有些功底,幾分鐘后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這個年他真的能殺人!

只是他不想下死手!

岑易注意到他幾次都朝著人最薄弱的部位打去,但半路卻生生轉到了這種皮糙厚的地方。更可怕的是,他哪怕控制著自己不下重手也還能以如此迅疾的速度發出攻擊!至於力道如何……隔著近二十米都能聽見拳拳到的聲響,這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

「嘶。」

岑易看得牙酸,他轉頭去看齊清遠,兩人對視一眼,都看見對方一臉菜

蔣舒明站在他倆旁邊,一張胖臉上寫滿了肯定和讚賞。

「這個、這個孩子有沒有登記信息?」蔣舒明著手問拳場旁的侍應生。

侍應生憋了半天:「他是突然闖進來的,沒寫姓名。進來時就說了兩句話。」

「說了什麼?」岑易

「第一句話是我保證不死人。」

齊清遠和岑易的臉同時扭曲了一下。

「那第二句呢?」蔣舒明問。

「呃,第二句是,能打的上來,醫藥費我出。」

「……」

好囂張的小子!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