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娛樂圈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 第16章 尋人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第16章 尋人

秦絕在沈城多住了一晚,第二天補辦的份證也郵寄到了酒店,送貨的無人機是秦一科技子公司秦一流的產品,據負重、速度等不同的屬分為小中大三個型號,每臺無人機都配有保險箱級別的運輸箱,自帶人工智慧,配備攝像、警報安保系統與北極星定位系統,長途運輸中還懂得自行飛往補給站給自己充電,並在運送即將到達前通過給用戶發送簡訊、彈出應用提示等方式,據用戶的需求寄送到快遞櫃或當面簽收。

幾年前運輸型無人機一經推出,憑藉超高的安全、保與便民,不出半年就橫掃了流市場,甚至導致一批底層快遞員面對失業危機,接著又推出了兼職送外賣業務,運輸箱自帶保溫或製冷,盡最大可能保證食品原原味,且颳風下雨從不含糊,徹底在基層群眾里打響了秦一科技的口碑,做到了科技落實於生活,以便民利民為首要宗旨,為一代科技企業新榜樣。

秦絕看著這臺無人機倍親切,側面的秦一科技logo,笑了笑說:「辛苦了。」

謝您的關心!秦一科技為人民服務!」

無人機用略帶電子質聲回答,「如您滿意我的服務,請在秦一流應用上給五星好評哦!」

「好。」秦絕低頭點好評,把頁面舉到無人機的攝像頭前,「你看。」

「謝謝您的好評!小型運輸姬2431號又充滿工作力啦!祝您生活平安愉快,我們下次再見!」

秦絕跟它揮揮手,目送無人機遠去。

「阿媽真棒!」森染在屏幕上繞出一個點贊的圖案。

秦絕贊同地點了點頭。

在心裡誇了一遍自家對象,拿好份證,在酒店旁邊的便利店複印了兩份,給陳助理髮消息補資料。

Advertisement

過了一會兒,蔣舒明直接回信過來,約晚上一起吃飯,看來是有意想與秦絕聊聊。

秦絕早有預料,欣然應允。

酒店的房間今天下午兩點退房,秦絕完慣例的訓練后就去了此前拍攝的拳場,收了六分力和李大壯等一干群演對打,打完了在拳館的單人淋浴間衝掉汗水,然後勾肩搭背地去路邊吃燒烤,還算開心。

雖然秦絕上不說,但其實很喜歡許多人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場景,煙火氣很足。

到了晚上七點,蔣舒明騰出空來,秦絕慢跑到餐廳,兩人進了個包間。

蔣舒明是真的喜歡,真心實意地聊了許多演藝圈的事,又問秦絕大學報了哪裡。

秦絕偏頭想了想,一時竟想不起來,只記得的錄取通知書被秦景升撕了。

「哎,沒事。你要是有心想學演戲,明年六月還有一場藝考,可以好好準備。」蔣舒明說。

秦絕回復說會考慮,又提到岑易送了一本《演員的自我修養》,略看了看,還蠻有趣的。

「哈哈哈哈,你瞧,有眼力的都能看出你前途不錯。」蔣舒明就笑,又給推薦了幾本乾貨很多的藝類必讀書籍。

秦絕很用心地把手機拿出來打開了備忘錄。

聊著聊著,氣氛暖得差不多了,便當著蔣舒明的面按了關機鍵。

「蔣導,我有點事想問您。」秦絕說。

蔣舒明瞥見關了機,就理會到的意圖:「什麼事,問吧。」

「我有些好奇赤那這個角。」秦絕笑了笑,沒有一開口提出什麼尖銳的話題,「雖然我對挑演員這件事並不行,

但按照一般邏輯,導演對演員與角的適配度心裡都有一道標準線,我關注了一下您之前面試過的演員,客觀來說資質都不錯,即使武戲沒有達到您要求的『殺人本能』,但這些也是可以通過武指導的編排和多次練習功演繹出來的。」

Advertisement

「所以,為什麼一定要找到一個像我這樣的演員呢?」

蔣舒明聽說到一半時就約猜到了這個問題,此時笑道:「是我要求高啊,確實如你所說,要演,肯定是能演得出來,但從導演的角度來看,有些時候就是缺了那個『勁兒』,就是差了點覺,這就是為什麼要找到最好的一個了。」

他又說:「我也不跟你講虛的,小秦,能挖掘出來這麼一個你,這件事夠我吹半年。你的資質和表現遠超我的期待。」

秦絕保持著淡淡的笑容,謝過了蔣舒明的誇獎,說:

「蔣導,從你剛才的話里,我又發現了一點問題。」

蔣舒明倒是喜歡和聰明人對話,笑問:「什麼問題?」

「還是那個邏輯,導演心中有一道標準線,但這個標準會因為面試演員的表現和其他原因上下浮。說不定某個演員初見時,導演覺得不是很符合自己心中的標準,但換個思路想想,這個人來演這個角也有另一種獨特的味道,因為角是鮮活的,而導演會考慮到這種鮮活

「但,您給我的覺卻不一樣。」

秦絕說得很是隨意,邊說邊去拿份證複印件,就好像在和蔣舒明閑聊。

「我覺得您一定是先見過了某個演員,或某個人。您篤定他就是那個最完切的『赤那』。但由於種種理由,那個人無法出演,所以您手握著最優解,想照著標準答案找到另一個儘可能比肩他的人,比如我。」

秦絕把複印件輕輕展開,平對摺的印痕,笑道:「我說的對嗎?」

蔣舒明的表有些彩。

「你倒是真的聰明。」他有點無奈,但更多的卻是讚賞,「沒錯,我的確見過一個人,事實上他就是赤那的原型。因為有這個原型在,所以我心裡的標準就死死地立在那,本無法下調。」

Advertisement

中了。

秦絕眼瞼微抬,不道:「對,我就是好奇這位原型,蔣導方便講一講麼?」

這位在蔣舒明看來清冷、不近人、和秦絕一樣如機般殺人如麻的人,到底是誰。

蔣舒明罕見地遲疑了。

「小秦,你問這做什麼?」

他這表現,顯然是有所顧忌,或許是在顧忌那位原型的份,又或者是什麼不傳之,說出來會惹來麻煩。

「我要找人。」秦絕如實相告。

把鋪平了的份證複印件從飯桌乾淨的一推過去,蔣舒明起先有些疑,但看了看複印件后立刻瞳孔地震,吃驚地打量著秦絕,眼神在臉上、結和口來回掃視了好幾遍。

「希蔣導替我保守。」

秦絕輕描淡寫地說。

這話相當委婉,言下之意卻是「我用這個籌碼跟你換,若你擔心我沒能保守,也可以把我的把柄宣揚出去」。

蔣舒明吸了口氣,不懂秦絕為什麼不惜跟他公開別的也要打聽這件事。

「關於這個,我有難言之。」秦絕點了點自己的結,補充道,「現在還不方便說。」

蔣舒明縱使見慣了娛樂圈的種種,但也沒見過秦絕這樣藏得極好的況,只要不說,本無人從的外表發覺到異樣。

假如秦絕以後進軍影視圈,蔣舒明手裡的這份複印件就是最重的籌碼,但凡他降低底線以此為要挾,能索取到的封口費和其他利益幾乎隨著秦絕的價水漲船高。

更何況,秦絕前途無限還是他親自斷定的。

這是一份很誠懇的易籌碼,秦絕親自把把柄到他手上,為的僅僅是換取他知道的一個他人的

蔣舒明掙扎了幾分鐘,嘆了口氣:「你這是何必呢,犯不上玩這麼大。」

Advertisement

「沒關係啊。」反倒是秦絕看起來相當輕鬆,「我也可以回去做個普通大學生,這樣蔣導也用不上它了。」對著份證複印件眨了眨眼,開起玩笑。

「真夠鬼的。」蔣舒明笑著搖搖頭,把這兩張紙小心疊好收進口袋,「走吧,我們換個地方。」

秦絕含笑點頭。

兩人進了蔣舒明的私車,司機和助理都不在,車裡只有他們兩個。

蔣舒明打開車載音樂,在悠揚的輕音樂里沉了一會兒,開口道:

「我見到他的時候還是在幾年前。

「那時候我跟著師父去別人家做客,我從洗手間出來迷路了,就走到了武場。」

「他跟你差不多。」蔣舒明比劃了一下,「年齡、材都相仿。我藏在樹林里,親眼看見他一連殺了好幾個人,把他們撕裂,斷臂殘肢掉了一地。」

「最有印象的是他的眼神,他非常平靜,但平靜里又有瘋狂,好像殺人是他一種癮,跟煙癮酒癮一樣,因為早已習以為常才了癮。

「後來,我就把他作為赤那最早的原型,寫了《囚籠》這個故事。」

秦絕在蔣舒明看不到的地方,手掌輕輕攥手機外殼。

「蔣導,我猜這個人,他是不是也和赤那一樣,接過什麼實驗,注過什麼藥劑?」

的聲音仿若一聲驚雷,蔣舒明嚇了一跳,險些綳不住表

秦絕又繼續道:「他出生在某個底蘊很深的世家大族,與軍事有關,幾代正統傳人素質都極好,所以才被當了目標。」

這個重磅炸彈徹底讓蔣舒明變了臉:「你怎麼……?」

「別張,我說過了是為了找人。」秦絕和善地笑了笑,「我認識他,只是想找您確認下。」

蔣舒明看著不似作偽的神,好半晌才長長出了口氣。

「既然你都說出來了。」他搖搖頭,心知是含糊不過去了,「沒錯,那孩子是程老爺子的孫子,十歲時被綁架了,聽說是被帶走做了什麼開發潛能的實驗,四年後自己逃了出來,但不知被做了什麼,殺很重,把自己在死刑犯監獄里關了兩三年才出來。」

蔣舒明心有餘悸,聲音也變小了:「程家祖上就是你在歷史書上背過知識點的那位,從上往下數幾輩都是正苗紅,老爺子為了這個孫子碎了心,用私權調過不死刑犯任他……唉,總之,那位爺從監獄里出來之後,『病』也好了不。這幾年來,他的事業蒸蒸日上,知的人背地裡都說,當年那些實驗說不定是真的開發了腦力,能把人變天才……」

秦絕的手指一點點舒展開。

「他是誰?」

「秦一科技的創始人兼董事長,程錚。」

秦絕還未出聲,森染先在的腦子裡興了出來:

「阿媽!!!」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