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娛樂圈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 第21章 我是1個女人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第21章 我是1個女人

「什麼孩!你別跟媽開玩笑了,一點兒都不好笑。」

「媽,你知道,你知道我是孩。」秦絕表跟著一變,變得嚴肅認真,語氣又急又快,咄咄人,「你生的就是孩!」

「我沒有!!」

江秋月突然尖聲大起來:「你閉!別再說了!」

「媽!」

秦絕按住江秋月,看著的眼睛一字一頓:

「我爸已經沒了,你不用這麼辛苦去瞞他了,我說了我能掙錢,我能照顧你我能養你,我們把話說開,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好嗎?」

「好什麼好!!」

江秋月哭喊起來:「你懂什麼啊!你知道人活著有多辛苦嗎?媽在外面工作要對著多流言蜚語你明白嗎?我一個人當了經理,有多人罵有多人不服氣你能會嗎?我在外面開車颳了誰,對面見你是人談都不談,扯著嗓子就是要你找你家男人過來,你知道這種事還有多嗎?!」

不知從哪裡來的氣力掙了秦絕,蹲下去,近乎是跪在面前。

「現在你爸沒了,家裡要是沒有一個男人,咱們孤兒寡母的,還不知道怎麼被人欺負。媽當年在山子里上學,那績也是班上最好的,讀不到小學三年級,還是要回家編席子,當時學校發麵包蛋,我一個也吃不得,都得留著拿回家給弟弟吃。媽那時才十六啊,就被家賣給隔壁村的老頭子,掙彩禮錢,好給你那個從來沒見過面的小舅攢錢娶媳婦。媽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就是嫁人之前在出山的大卡車裡藏了三天三夜,後來遇見了你爸。」

江秋月攥著秦絕的一隻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我的好兒子啊,你本不知道人活著有多苦。你要是人,你就得呆在家裡,伺候丈夫照顧孩子,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遇見了好老公那是命好,是天大的幸運,遇不到就得認命。媽為了這個家,為了你爸為了你,一個人在外面工作,你知道媽有多大力嗎?我知道你有夢想,有自己的主意,那你就更不能是個孩了,孩哪有資格談什麼理想啊夢想啊,只有男孩能堂堂正正地去追夢,去做大事!男人生來就是做大事的,可人不行。人天生就是命苦,媽自己吃的苦頭已經夠多了,不想讓你再跟著難,你怎麼就是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啊……」

Advertisement

崩潰地噎著,又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吸著鼻涕急促說:「你還說要當演員,你一個人你怎麼去混娛樂圈,我的孩子這麼優秀,長得又這麼好看,你要是孩,得有多壞人惦記你,你一個孩,你怎麼能保護好自己?」

秦絕看著,神非常平靜。

「一個人是不是強大,有時和別沒有關係。」秦絕輕聲說。

「既然人很苦,那就需要更多的人強大起來,去改變現狀,而不是把本就生活艱難的群貶低到更低的地方。」

「別說了,你別說了!」江秋月站起來對著坐在床上的秦絕厲聲喝道,「大人都是為了你好,你現在不明白不要,以後就知道了!我多拚命地在養你,我江秋月為了讓我兒子一直健健康康幸福快樂地活著,我可以工作到過勞死!你為什麼就是不能諒一下我呢!」

人在破音后停下了吼搖著頭,整個垮了,搖搖墜,充滿了疲倦與委屈。

「好了,兒子乖,別鬧了好不好?」

江秋月哀求道,「媽都是為了你好,你是我的孩子,

我怎麼會害你?你現在不懂沒關係,等你長大了就明白了。」

有多深,執念就有多深。

秦絕低下頭,彷彿被的示弱擊垮,悶悶地說了「嗯」。

「這就對了。乖,你了媽給你做夜宵。」江秋月吸了吸鼻子,又蹲下去的臉,輕言細語地問。

「不。」秦絕沒什麼表的臉上扯出一點笑來,「媽,你去休息吧。」

「好,你也好好想想媽說的話,你這麼懂事,肯定想一想就能明白的。」江秋月捧著的臉聲道。

秦絕面無表地點點頭,目送離開臥室。

Advertisement

「對了,別忘吃藥。媽最擔心你了,千萬記得好好照顧自己。」臨走時江秋月語重心長道,「你可別使小心思騙媽媽,不然吃虧的都是你自己。」

秦絕再次點頭,作麻木凝滯,像機人。

門鎖傳來啪嗒的響聲。

秦絕坐在床上,過了很久都沒有,彷彿一座死氣沉沉的雕塑。

突然地,向後仰倒,一隻手捂著臉,斷斷續續地發出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

的笑聲極輕,充滿了做作的歡快,直到它們的間隔越來越長,最終停下。

秦絕放下那隻手,它砸在床面上,「咚」的一聲。

鏡頭裡,大半個躺在床上的人保持著這個姿勢,像上一個視頻里那樣,眼睛沒有了神采,彷彿生命力一點點被走,對生活的希也隨之消失了,像個死人。

躺了很久,才力般地用力撐起來。

接著,茫然地環顧四周,走出鏡頭外,過了一會兒,手上提著一個小醫藥箱,走到書桌前坐下。

在這時注意到了鏡頭的反,被小小嚇了一跳。

獃滯了,似乎才想起來剛才那一切發生的緣由與初衷。

又是幾分鐘過去,突然笑起來,笑出了聲。

「果然。」笑著搖搖頭,先前那點堅定和勇敢徹底變了自暴自棄,「結果是改不了的。」

當著鏡頭的面,把醫藥箱打開,拿出幾支沒有標的藥劑和一把一次包裝的針管。

「這是我的母親,江秋月士,從我兩歲起,給我持續注的無名藥劑。」

把東西舉在鏡頭前,仍帶著淡然的笑意,另一隻手去手機。

謝某個人的幫助,我拿到了藥分析結果。

「它們是雄激素。」

Advertisement

放下藥劑,把手機頁面展示給鏡頭,上面是幾張細節詳盡的分析報告單。

「我的母親欺騙我說,這些是營養素。

「而我十幾年來從未起疑。」

把手機擱在一旁,邊輕聲說著,邊手拆開一次

「我被叮囑著不要和任何人靠得太近,不論男都要保持距離。我從未和任何一位同或異同齡人一起去過廁所,也沒有一次進過澡堂。」

甚至笑了笑,「明明是東北人,卻沒會過澡堂文化,可惜的。」

「我初中時看到了生課本,對自己的別產生了深刻的懷疑,我以為自己是個人,或者是個怪,卻沒有從這些藥劑的方向想過。我也曾對母親講起過我的痛苦,只是說,我是特殊的,我天生就與眾不同,等長大了就好了。

「後來,我有一次心,沒有在固定的時間裡注藥劑,被母親狠狠地罵了一通。

「也就是在那時,我發現了這個。」

晃了晃藥劑,清洗過一次后,把注的針頭刺進塞,取藥作非常純

「因為自了大量的雄激素,我的呈現出非常明顯的男特徵。」又笑了笑,「不過,雖然結和鬍子順利出現了,但有些東西再怎麼努力也長不出來,這真不是我的問題,我已經很努力了。」自嘲道。

此時一份藥劑被干,另一隻手拿著夾了酒棉的鑷子,在皮

視頻的最後,收起笑容,直視鏡頭,似乎能過它與對面觀看的人直接對話。

「我是一個人。」

輕聲說,「我不以別為恥。」

「媽。這是最後一次了。」

淡然,目不復先前的游移,直直地釘在鏡頭正中,毫不搖。

鏡頭裡,將針頭刺進了自己的側頸。

在視頻的最後部分,黑屏中,的聲音在說:

「人類一切好的品質,從不拘泥於別。

「不論今後走上怎樣的道路,我所有思維與行為的大前提永遠是:我是一個人。

「一個三觀完整的、獨立的人。」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