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娛樂圈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 第22章 反噬

《末世大佬問鼎娛樂圈》第22章 反噬

秦絕關掉攝像機,把它放在一旁。

坐在書桌前,虛虛看著前方,脊背拔筆直,像每一次在作戰基地里那樣。只是相比之下,此時眼神疏離而冷漠,約間流出一歷盡塵世、飽經滄桑后的清冷,彷彿下一秒便要消失。

「阿爸……」森染在手機里

秦絕輕舒了口氣,恢復正常。

「怎麼樣,演技還不錯吧?」笑道。

森染隔了一會兒,才小聲問:

「真的是演技嗎?」

秦絕閉了閉眼,沒有說話。

在有些事上人是不該有希的,即便是希,也從不會憑空而生,首先要有一簇小火苗才能燃燒得起來。

稍稍平復了心,正想笑著回話,卻猛地一抖,神隨之一變。

是那悉的殺戮

它來得突然來得更加猛烈,一瞬間覆蓋了秦絕的意識,阻斷了的思考。

秦絕一隻手猛然扣在書桌一角,另只手去捂口,低下頭氣,一截小臂上滿是用力而凸起的青筋,卻沒辦法把這制止住!

想殺人。

想聽到弱小者的慘

想被噴湧出的鮮包圍。

秦絕咚一聲把頭砸在桌上,按住口的那隻手指節彎曲,狠狠摳進皮,但心臟的強烈跳卻無法停下,持續迸發出一極有力的痛楚,毒癮般蝕骨。

該死的……

秦絕瞳仁覆上駭人的這幾日來的抑制果然有了反噬!

在這瞬間變得極其敏銳,隔著兩扇門,聽見江秋月的啜泣,那是活人的呼吸聲,是鮮活的生命,真想狠狠地把兩半——

砰呲一聲!

桌角被秦絕生生掰碎了!

出一聲尖細而恐怖的嘶鳴,反手將那塊長滿了不規則木刺的桌角握在掌心!

滲出,痛從手心傳來,卻仍然剋制不住嗜的衝

Advertisement

想殺了江秋月——

不能殺!

想撕碎想掰斷的骨頭——

不能殺!

想把碎片——

不能殺!

秦絕再次用力,把木刺握得更深。

「……阿染!」

秦絕又是一聲,聲音極啞,嗓子乾涸得要命,像兩塊砂紙互相

深吸口氣站起來,不顧椅子被帶得向後倒去,三兩步衝進浴室。

「靈魂強度塞給我!」

「收到!」

森染的聲音帶了些哭腔,尾音未落,龐大的痛楚從秦絕眉心直灌而下!

痛!

似乎從顱腔裂兩半,每個孔都有向外滲的錯覺,臟了麵糰,被幾隻手肆意抓出各種形狀,的流淌都帶著劇痛,每一次換就割出一道淋淋的傷痕。

秦絕背靠牆痙攣著,沒過一會兒噗通癱在了地上,仍在抖。

煎熬的幾分鐘過去,眼珠恢復了正常瞳,乾吐出一口氣,整個人癱在牆角,發出一聲疲憊的

還好,還有這張底牌。

以毒攻毒,以痛止痛。

秦絕控制著呼吸頻率,讓高頻跳的心臟慢慢平靜下來。

自始至終咬著牙關,此時鬆懈下來,牙齒都有些鬆,口腔里儘是酸麻。

「最近有在努力消化?阿爸給你的零花錢花了不。」

秦絕啞著嗓子笑了笑,

單手撐起來,又去拔另一隻手掌心的木塊。

那木塊扎得很深,用了些力氣才拔出來,帶出一大片皮,鮮淋漓。

的痛很不行啊。

還有空想這個。

不知是被秦景升家暴還是基因優化的緣故,對痛的反饋非常微弱,平時是好事,此時就顯得肋了。

「阿爸,要不要再優化一次給你治傷?」森染沒有回答秦絕先前的問題,吸了吸鼻子問。

Advertisement

的小音帶著哭腔,又可憐又可

「多大點事。」秦絕笑道,「兩次基因優化間距這麼短,太浪費了。」

的醫藥箱拍視頻時放在了書桌上,此時只能站起來走出浴室去找。

臨走前,秦絕擰開了花灑,那隻刺了木塊的手掌在地面流了一小灘窪,一時半會沖不幹凈。

浴室到書桌的路上也斷斷續續灑了幾滴,秦絕先沒去管。撿起椅子放好,重新坐下,單手理好傷口,繃帶特地繞厚了幾圈,拿牙咬著繃帶條紮

狀態糟了。

秦絕渾都是痛出的冷汗,被走時的微風一吹,黏在上並不舒服。

和江秋月的談話本就令緒有所鬆,加上施唱的這一出,上的痛是無所謂的,心累倒是不可避免。

以為能和江秋月好好談談的,還是太天真。

人從末世回到和諧社會,先是遇到了齊清遠和張明,接著又從岑易和蔣舒明那得到了不正向回饋,搞得都有點飄了。

這個家到底有多殘酷,的生存環境一直以來有多病態,自己心裡沒點數麼?

秦絕又很想笑。

江秋月有一個改變的執念,也有一個改變江秋月執念的執念。

何必呢,在這層層套娃。

跟江秋月計較這個,犯不上。

秦絕歇了約五分鐘,就起理地面的跡。這一起來,餘便瞥見床邊開了口的行李包。

一本書靜靜躺在那裡,包著外書皮,手寫著一行字:演員的自我修養。

秦絕的目在上面停留了兩秒,隨即移開,去洗漱臺拿了塊地。

東西準備得很全,以前打黑拳跑回來也有染到的事發生,為此特意買過清洗劑,倒是不擔心被江秋月發覺。

理完跡,又避開傷手沖了個澡,再出來時秦絕拆掉繃帶,雖然皮還沒長好,卻已自止住了。

Advertisement

「阿染,給你阿媽個底。順便訂一張去沈城的車票,就最近的。」

「誒?好的!」

森染本有些怏怏不樂,聽到有事做就打起神。

「明早給江秋月發一條消息,就說高中那邊有些跟申學校相關的事,老師我過去一趟。」

「好——」

森染顯然從知道阿媽的消息后已經憋了很久,歡快地應了一聲后就不見了。

秦絕把岑易送的書拿出來,要回去看看,打算帶著書在路上讀。

明明只度過了不到一周的時間,劇組卻比家更像家。

據程錚的經歷做了些基本的推斷,這殺戮慾更像是心魔,戰場後癥,是保有末世記憶的他們倆都要面對的問題。

家狗子把自己扔進死囚監獄里折騰了幾年,雖然是個辦法,但從各個方面來講都不適合現在的

況且,秦絕也發現了,於而言,這的衝除了靈魂深的本能外,也與本人的緒有關。

不論是面對秦景升,還是面對江秋月,緒一旦產生負面波,嗜求就會從這些煩躁和不悅中趁機鑽出,試圖的理智。

在家裡境如此,親友同伴又都不在邊的況下,秦絕需要一些歸屬

哪怕沒有,也得找點事做,把注意力引開。

故作冷靜地分析了這麼多,秦絕自嘲地搖了搖頭。

說到底,只是有點孤單了。

所以才想回到沈城影視基地遠遠地看一眼。

那裡,是重生后的收穫了肯定與認可的第一站。

噫,太矯了。

秦絕咂咂舌,很是嫌棄了一番自己。

把外套穿好,找了只指手套擋住了皮還在緩慢癒合的左手。

然後拿著那塊帶的木塊,認真盯著缺了一角的桌子。

嗯……這玩意兒該怎麼修?

Advertisement

……

訂票功的簡訊發到手機上時,秦絕已經從家裡溜了出來。

翻窗前仔細聽過,江秋月已經哭累了,睡著了,呼吸聲正均勻。

聽到丈夫死訊急飛回,忙完葬禮等諸事後還跟「兒子」吵了一架,一個普通人神早撐不住,睡得很沉。

秦景升這場意外已理完了,秦絕便沒有顧慮,起初避免額外的麻煩,讓森染把份信息里的別那欄仍保持原樣,這也是警察當時沒有多餘反應的原因。

下樓打了車,直奔高鐵站,拿份證刷開通道時,顯示屏依次出現「秦玦,,19:45,G8187,04車廂12F號」的字樣,看著很是舒服。

從連城到沈城的高鐵僅一個半小時,秦絕沒拿行李,手裡只有一本書,列車緩緩啟調整好座位,將《演員的自我修養》第一頁小心翻開。

與此同時。

京城。高新產業區。

一幢類玻璃材質的L形大樓拔地而起,高聳雲。它由創始人親手設計,二十一層以下為橫向,三層明玻璃牆依次錯落,白晝時過日影斑駁錯,組一個象形的「秦」字,深夜時室亮起,相輝映出「秦一科技」四字;二十一層之上的縱向建築則以圓柱為中軸,走廊與樓梯包圍在玻璃中心柱周圍,呈螺旋式上升,月可見一條似蛟似龍的奇異生盤踞其中,科技與藝兼顧,時尚與威嚴並存。

秦一科技集團總部的樓門並無安保,僅有兩名如大型手辦般的機人莊嚴肅立,兩對電子眼中時而閃爍出湛藍

此時,四十七層的董事長辦公室年人的罵聲傳來。

「陶世誠這個狗東西怎麼能這麼噁心!」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