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都市爽文 都市至尊邪少 第11章事情轉折得股份

《都市至尊邪少》第11章事情轉折得股份

見到他沒有再手的意思,劉四金勉強地笑了笑,站穩子道:「高老闆,這……這只是個玩笑,當不得真。你這兄弟真是好手,沒得說的,以後……以後這裡我就不來了,您看不?」

高威高三也是震驚無比,沒想到這隨手帶個人回來居然是個高手,自己還真是看走眼。聽到劉四金這話,他下意識的就要點頭,但隨後心中轉念一想,卻是又改變主意。如果讓劉四金這樣離開,他肯定會不甘心,說不定哪日捲土重來,到時遭罪的還是自己。而且這小兄弟也不可能長久的留在這,萬一哪天他走了,酒吧最後還是得拱手讓人,到時付出的代價說不定更大。

不得不說,高威的心思轉的快,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已經想到個解決這麻煩的好主意。

「四爺,您說的這是哪裡話,小兄弟,你看不如我們去外面酒店,邊吃邊說如何?」

高威留下劉四金,卻也對向罡天發出邀請。

聽他這樣說,劉四金眼中芒轉,有點騎虎難下。心中暗忖,錯過今日,這場子總得找回來。但在這之前,卻之能順著他們一次。而向罡天肚子正著,聽到說有吃的自然也是沒意見。

三人開門離開,強子與那三名保安則負責善後,很快的,三人便在隔壁的酒店包間坐定。

Advertisement

酒菜很快就上好,向罡天直接開,對他來說實在是太了。高威和劉四金兩人心中有事,本吃不下。劉四金坐在兩人的對面,眼睛一直在兩人臉上轉,顧忌向罡天,不敢說話。

高威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時暗樂。他乾咳兩聲,清聲道:「四爺,咱們做生意講究的是和氣生財四個字。今兒小高有不對的地方,在這給四爺您賠罪了。」說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這話有點古怪!按說他現在佔據上風,不必如此低聲下氣的。劉四金端起酒,腦袋卻是暗自揣著,這小子,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酒是五十六度的白酒,高威一口喝下,臉微紅,吃了口菜他才繼續道:「今天的事也算給我提個醒,這生意一個人做,沒朋友幫襯著總是不,所以我想,將這酒吧的份轉讓三給四爺。」

「什麼?」

饒是劉四金這老江湖,聽著這話也差點嗆到,三,看起來比之前的好,但怎麼說一個月也能撈到六七十萬,更重要的事,變東,這錢拿的可就心安理得的多。

高威輕笑,點了點頭:「我自己也只留下三,剩下四便是小兄弟你的,怎樣?」

向罡天正在大口的吃東西,突然間聽到這麼一句,也是大不解,此時他吃的已經有六七分飽,遂停下來,看著高威道:「高老闆,您這是什麼意思?用我來制他?」

Advertisement

他可不是什麼老狐貍,心中想到中便直接說出來。

這話一出,高威和劉四金兩人的臉都是尷尬不已。這事兩人心裡都清楚,但清楚並不代表能說出來啊!劉四金乾咳兩聲,給自己滿上酒,舉杯道:「之前的事,劉某人做的不對,還請兩位不要介意,自罰三杯,賠罪賠罪!」

他的酒量是不錯,三杯下肚,卻也不見有上有異樣。

高威不敢託大,自然是陪著連喝三杯。然後才看著向罡天道:「小兄弟,你的意思呢?」

「可以!」向罡天點頭,直接應下。

這話讓高威和劉四金又是一楞。特別是高威,他腦海中都在想著,如果兩人不同意自己該怎麼樣勸說,一番思量,卻讓向罡天的回答直接打所有的思緒。

「兩個月,我只在這兩個月,因為到九月我得去上學。還有,酒吧的管理我不懂,但如果要打架,你們儘管開口。我在這裡,只想賺點錢做學費!」

說完,向罡天又繼續開吃。

見是這樣,高威倒也沒有再勸說,轉頭道:「四爺,您的意思呢?」

「我……以後就得靠高老闆多多照顧了!」劉四金選擇答應,他沒有拒絕的理由,除非是真的想與高威死磕。但若真是那樣,以這年的變態手,最後結果是怎樣劉四金心中沒底。

Advertisement

既然沒把握,那就悶聲發大財好了。

三人沒有簽合同,劉四金是不怕高威說話不算數,向罡天則是無所謂。而高威是打定主意,自然不存反悔。

俗話都說,酒桌上認識朋友最好的地方,一頓吃下來,三人早已經變得像是相多年的兄弟。當然,以高威和劉四金的際手段,做到這一步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回到酒吧,已經是晚上十一點,正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時候。高威忙著理事,向罡天則和劉四金選了張臺,繼續喝酒。

雖說兩人已經算是朋友,但劉四金卻有著幾分與向罡天拼酒,爭個輸贏的意思。手下的人打不過他,難道喝酒也喝不過?但在看到向罡天一口氣喝掉瓶高度白酒後,他很是乾脆地放棄這一念頭。

轉眼間,便到凌晨三點,一天的營業算是結束。高威一臉疲憊地走過來,在向罡天宗邊上坐下。

「怎麼樣?今晚的生意不錯吧?」說起生意,高威有點自豪,周邊的酒吧有不,但能像今晚這樣生意好的,絕對沒有幾家。

說話間,他從上人口袋掏出張卡,推到向罡天的面前。

「這是什麼意思?」向罡天看了眼,是銀行卡。

「今天剛好是分帳的日子,我自做主張,給兄弟你也算了份,四爺,您沒意見吧?」高威笑著,雙眼盯著劉四金。

Advertisement

「這小子,不愧是做生意的啊,拿老子的錢當人,居然還好意思問爺願不願意?爺敢說不嗎?」劉四金忿忿不平,乾笑兩聲正要點頭說話,卻聽到手機的響聲,側頭一看,是銀行發出的到帳通知。看到上面顯示的數目,劉四金的心頓時變好。

還是原來那麼多的錢,一分都未。換句話說,這高威是拿他自己的錢賣人,劉四金收起手機,臉上出遲疑之,隨後像是下定決心樣,沉聲道:「高威,聽四哥一句話,這場子你還是賣掉吧!」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