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 014:他受慣了奉承討好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014:他受慣了奉承討好

薛夫人笑:「麻煩什麼,都是一家人。」

楊珍和你來我往,儼然是打算結親的態度。

宋羨魚放下茶杯,沒看任何人,手把轉盤上一盤醬豬耳朵轉到自己面前,沒用筷子,兩指起一塊,後面三手指翹得高高的,微微抬起下,舌尖一,把豬耳朵吃進裏。

吃相氣優雅,看在薛康眼裏賞心悅目。

但看在薛夫人眼裏卻是沒教養。

皺了皺眉,邊的笑也淡了。

「我有點了。」不等楊珍發作,宋羨魚笑容無辜又天真地說:「我最喜歡吃豬耳朵了,對皮好,養呢,還有翅,我也很喜歡……」

說著,翅轉到自己面前,手就拿,卻被燙到了,著手喊疼,毫無家教。

薛夫人眼睛裏的笑徹底消失,角只剩下公式化的弧度。

楊珍臉上的笑險些掛不住,轉頭賢惠地吩咐服務員幫宋羨魚的筷子換刀叉,又向薛夫人解釋,「小魚以前在國外待過一段時間,習慣用洋人的那套吃飯工,今天是我疏忽,教薛夫人見笑了。」

薛夫人笑了笑,端起茶杯喝茶,沒說話。

宋子明瞧見這一幕,心下有了計較,正好服務員上完菜,他舉起酒杯轉移話題:「今日薛夫人肯賞臉,是我的榮幸,待會季總的事就麻煩薛夫人了,我先干為敬,你隨意。」

Advertisement

薛夫人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不必這麼客氣,我跟宋夫人很投緣。」

沒再說什麼一家人的話。

楊珍快把前的桌布撕爛,強撐著笑容跟薛夫人聊天,又有宋初見在一旁幫襯,氣氛漸漸回暖。

宋羨魚吃了一會,,掏出手機旁若無人地玩起王者榮耀來,遊戲聲音不大,卻也夠包廂里所有人聽見。

「你還喜歡玩遊戲?」薛康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旁邊。

宋羨魚讓了讓,避開薛康的氣息包圍,「當然了,我最喜歡玩遊戲了,各種遊戲我都會玩,你會嗎?」

薛康夜場都玩不過來,哪兒有時間玩遊戲。

宋羨魚嗤笑,「連遊戲都不會玩。」

在長輩眼裏,遊戲一向與玩喪志相關聯。

而且宋羨魚音量不低,語氣不屑,薛夫人聽見了,心底非常不高興。

薛康還想說什麼,宋羨魚手機有電話進來,,一聲招呼都不打就走出了包廂。

電話是王錦藝打來的,「小魚,我之前跟你說過,我老姨在景家當保姆,還記得嗎?我剛才聽說,景家三房的二小姐要和季臨淵訂婚了,他現在算是有婦之夫……」

宋羨魚站在走廊窗口,熱風吹在冰冷的上,很是舒服。

指甲在窗臺上畫著圈,似是百無聊賴,又似藉著小作排解緒,「他們訂婚就訂婚,告訴我做什麼?我又沒資格去參加他們的訂婚宴。」

Advertisement

王錦藝沉默了一下,說:「你離他遠一點,他是集團老總,有錢有權,又三十好幾,必定閱無數,你很單純,我擔心你……」

宋羨魚輕笑,「小藝,我還沒好到是個男人就喜歡的程度。」

王錦藝:「……」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這通電話,不然我要被悶死了。」

宋羨魚轉背靠著牆壁,語調輕快地和王錦藝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等時間差不多了,掛了電話回包廂。

雖然早有準備,可在看見包廂里多出來的季臨淵,還是站在原地愣了片刻,心房裏湧出一

陌生的緒,橫衝直撞,讓心跳的頻率變得很奇怪。

包廂里在談著正事,氣氛嚴肅,的到來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

季臨淵夾著煙,視線朝淡淡一瞥。

宋羨魚對煙味十分敏,覺得嗆人得厲害,此時卻一點煙味都聞不到,所有的都只剩季臨淵偶爾響起的醇厚嗓音。

他語句很鍊,往往一針見

宋羨魚想起曾經看到過的一句話:說話能一語道破天機的人,往往智雙高、涉獵廣、思想深。

涉獵廣……

宋羨魚又聯想到王錦藝的『閱無數』。

抬眸朝季臨淵看過去,正巧看見薛洋給他點煙的一幕,季臨淵表坦然,似是慣了這樣的討好奉承。

季臨淵的手機忽然振

Advertisement

他說了聲『抱歉,接個電話』,然後走出包廂。

宋羨魚的手機恰巧也響起了鈴聲,著手機走出包廂,是蕭的電話,問吃沒吃完飯,想讓陪玩遊戲。

「還沒回去,等回去微信找你。」宋羨魚倚著牆,回得漫不經心。

不遠,季臨淵一邊煙一邊接電話,電話里不知道說了什麼,他薄吐出一口煙霧,說道:「明天沒時間,要去趟深圳。」

「回程時間待定……你和他們去……嗯,就這樣。」

在季臨淵看過來的時候,宋羨魚掛了電話,轉回包廂。

九點半,該談的事都談完了,宋子明客客氣氣地把季臨淵和薛洋一家送上車。

人一走,楊珍的臉就變了。

回去的路上,楊珍坐在副駕駛,終究是沒忍住開口訓道:「今天怎麼回事,做那樣沒教養的事,薛夫人不知道在心裏怎麼想我們宋家。」

宋羨魚正給蕭發消息,聽了這話什麼都沒解釋。

「行了,這麼晚了,孩子也累了。」宋子明邊開車邊道:「相親嘛,就是要把最真實的一面展現給對方,你也是,孩子們剛第一次見面,你就跟薛夫人一家人相稱,孩子難免有逆反緒。」

楊珍最聽不得宋子明幫宋羨魚說話,心裏冒火,張想說話,宋羨魚卻搶先開口,「爸,您別怪媽,媽也是為了我好,薛家有權有勢,我能跟薛康相親是高攀了,我就是有些害怕那位薛夫人,看著和善,其實距離很強,這樣的人不好相。」

Advertisement

這樣的解釋很勉強,卻也不是不能說通。

因為害怕,所以不想跟薛夫人有長期相的機會,用這樣的方式讓薛夫人不喜歡,薛夫人不喜歡,這相親肯定就是失敗的。

宋子明笑笑,「你呀,從小就機靈,這樣也好,我看那薛康的眼神不太正。」

宋羨魚開心地道:「謝謝爸的理解,您不生氣就好。」

倆你一言我一語,把楊珍氣得夠嗆,又不好當著宋子明的面發作,忍得實在辛苦。

------題外話------

啦啦啦。

013章,某瑤最終是看不慣,做了些修改,小可記得回頭看看……

鞠躬,抱歉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