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 023:你說她現在好不好?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023:你說她現在好不好?

本想在上海玩兩天,奈何宋羨魚還要上班,第二天宋羨魚還了妲己的服裝,兩人就登上了回京城的航班。

宋羨魚家都沒來得及回,直接趕去時傾城上班。

晚上十點多下班,路過乾洗店,把季臨淵借給的西裝送進去乾洗。

接待的店員看見那件價值不菲的手工西裝,看宋羨魚的眼神帶上了探究。

眼前的孩長相極,穿著大眾,拿著一件昂貴的男人西裝來乾洗,實在惹人浮想聯翩。

一個男人什麼況下才會把西裝落在一個孩那裏?

答案不言而喻,一定非常親了。

宋羨魚像是沒看懂店員的複雜眼神,收好票據,道了聲「謝謝」,轉離開。

店員看著那抹倩影,搖搖頭,可惜了。

這年頭,有錢男人,都玩這種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接下來的兩天,宋羨魚為了還同事的班,每天早八點上班,晚十點下班。

終於到休息,去乾洗店取西裝。

從店裏出來,準備過馬路到對面的地鐵站,一輛橘黃世爵在面前『唰』地停下,揚起一陣塵土。

駕駛座的人眼睛放地看著,「是你!」

宋羨魚皺著眉往後退了一步,語氣疏離,「程。」

跑車的頂棚敞著,程玉儂沒有開車門,手一撐直接從副駕駛車門跳出來,笑容熱洋溢,「我跟朋友約了賽車,跟我去玩玩?」

宋羨魚眉頭皺得更深,看向程玉儂的眼神著警惕,「我還有事,沒空陪程去玩。」

「這樣啊……」程玉儂臉垮下來,旋即又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再次笑容真摯而璀璨,「那你要去哪裏?我送你過去。」

Advertisement

宋羨魚看著他人畜無害的笑,似乎並沒有什麼壞心,眼裏的警惕淡了一些,不過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我只到對面超市買點東西,謝謝程好意。」

隨便扯了個謊,言罷沒有再與程玉儂糾纏,抬腳過了馬路。

程玉儂看著單薄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心下似有所失,沒了去賽車的興緻,把車開去了蕭家大院。

蕭讓眉從畫室出來,看見仰脖子喝水的兒子,尤其在看見那張和丈夫如出一轍的臉,沉了沉,「你怎麼來了?」

不冷不熱的語氣。

程玉儂習慣了母親的冷漠,隨手放下杯子,道:「過兩天是八十大壽,爸讓我來提醒你,到時候別忘了出席。」

蕭讓眉涼涼地看了他一眼,「你還真聽你爸的話。」

到母親話裏帶刺,程玉儂忍不住為父親辯駁,「當年那件事,分明是那個人設計的,妹妹死了,傷心的不只是你,我和爸都很難過,你不該……」

「滾出去!」蕭讓眉像是被中了什麼忌,眼眶倏然通紅,眸中充滿恨意,約帶著一瘋狂,「我不想看見你這張臉,滾出去!」

程玉詞下樓看見戰況一即發,趕跑過來擋在兩人之間,邊拿眼神示意程玉儂快走,邊把手裏的資料遞給蕭讓眉,道:「媽,我正要找你幫我看看這段法文我翻譯得怎麼樣。」

程玉儂用力扯了扯領口,生生扯開兩粒紐扣,起甩手離去。

蕭讓眉沒有去接程玉詞遞過來的資料,頹然地跌坐在沙發里,低捂著臉。

Advertisement

程玉詞見這樣,心裏很不好,坐下來將摟進懷裏,「媽,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你應該放下了。」

半響,蕭讓眉抬頭,眸中都是淚,眼神哀傷又迷惘,像個迷路的孩子,不復平日裏的雍容華貴,「你說……」聲音抖,「現在好不好?」

蕭讓眉沒有明說『』是誰,程玉詞卻聽明白了,鼻樑發酸,輕輕拍著母親的背安,「好,一定投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父慈母,過得非常幸福。」

……

宋羨魚在地鐵上接到楊珍的電話。

「常青大廈四季酒店,過來一趟。」

不等宋羨魚回答,楊珍又道:「小末夏令營回來了,今晚在四季酒店為他接風。」

楊珍說的小末,是的小兒子宋末,半個月前給宋末報了國際夏令營,算算時間,確實今天該回來了。

宋羨魚想到那個單純的男孩,眼神微暖,下一站下地鐵,換乘3號線,又轉了公,去常青大廈。

到了四季酒店,進包廂,宋羨魚看見坐在沙發里的薛康,臉微變,想轉離開,後的包廂門卻已經關上了。

「小魚。」薛康住右手握上門把的宋羨魚,他坐在原,看向的眼神充滿惡意,「我今天才知道,你還有個好弟弟,聽說他還是京城十二中的校草,要不把他也出來玩玩?我那些朋友,一定會喜歡他。」

宋羨魚握住門把的手驟然收,金屬門把硌疼了的掌心。

薛康混賬,他裏所謂的朋友,也都不是什麼好貨

Advertisement

良久,宋羨魚緩緩鬆開手,轉,定定地向薛康,「你說這話,不怕楊珍知道?可是最寶貝這個兒子。」

薛康嗤笑,「楊珍寶不寶貝我不管,你寶貝就行了。」

說著,他懶懶地往沙發里一靠,朝宋羨魚招招手,然後拍了拍自己的大,「過來坐。」

宋羨魚站著沒

「呵。」薛康笑了,語氣一變,「果然是不聽話的小野貓,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他似乎耐心很好,起走過來,手要宋羨魚的下,宋羨魚頭一偏讓開他的手,他竟也不惱,反而笑得十分燦爛,一副有事好商量的樣子。

「你要是不喜歡我你,我不便是了,我有的是時間,總有一天……」他俯,視線從宋羨魚微敞的領口,進那人的巒峰間,「……你會心甘願躺在我下,求我寵你。」

「是嗎?」宋羨魚垂了垂睫,掩下滿目的怒意,再睜開眼,裏面流轉,笑意盈盈,「薛真能讓我心甘願跟你,那才是真本事。」

的語氣裏帶著淡淡的質疑和挑釁,輕易激起薛康的好勝心,的眼神,更讓他心難耐,「只要你別拒我於千里,給我機會,我一定讓你——」

突兀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薛康的話。

看到來電顯示,薛康臉微變,接完電話,他摟住宋羨魚的腰,曖昧的氣息噴在臉頰,「我今天還有事,就先放過你,手機保持暢通,乖乖等我找你,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找你弟弟出來玩。」

Advertisement

宋羨魚不著痕跡避開他的,微笑:「記住你說的心甘願。」

薛康走後,宋羨魚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冷漠和凝重堆滿了的眉心,心頭像了千斤重石,讓不過氣。

知道,什麼心甘願,不過是薛康一時心,他不會有那個耐心陪玩躲貓貓的遊戲,得想個法子,讓薛康徹底斷了對的念想。

------題外話------

後面這半段寫了好幾遍都不滿意,然後睡了一覺,才寫滿意了……心塞塞……

……

然後是謝榜:

WXLQQ123的花;13592079174的評價票;18500714564的花;lo2445的評價票;柳的評價票;銳銳小的小孩的花和鑽石;吱吱喳喳1017的評價票;鏡傲軒的評價票;彈鋼琴的小小魚的評價票;木木1的評價票;WeiXin727102eae8的花;和風細雨hyy的評價票。

還有書城那邊林寒的打賞以及各位小可投的推薦票。

你們。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