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 025:珠寶店的意外(2)小修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025:珠寶店的意外(2)小修

宋初見和楊珍去了那家常去的高檔珠寶店,這家珠寶店與別家不同,每件首飾都是老闆親自設計製作,籽料上乘、獨一無二,深上流及非上流闊太千金的喜歡。

店員熱地圍著兩人端茶遞水,反觀穿著普通的宋羨魚,則無人問津。

楊珍總算明白宋初見的用意了,這樣的差別對待,很容易讓人心生自卑和妒忌。

那是最折磨人的兩劑慢毒藥。

然而,的是,一段時間后,宋羨魚坐著吧枱椅玩起了王者榮耀,不是為了緩解尷尬而玩,只是單純地,覺得百無聊賴,藉此打發時間。

楊珍氣又不順了。

宋初見順著楊珍的視線,瞅見宋羨魚低頭淺笑的模樣,皮乾淨雪白,眉眼緻風,一縷髮落在頰側,更添了一抹別緻乾淨的韻味。

忽然有些明白楊珍為什麼總針對宋羨魚了,丈夫舊人這麼漂亮的兒養在跟前,要是,只怕會氣瘋。

「小魚。」宋初見出聲,「這個玉鐲送給如何?」

「宋小姐真是好眼力,這羊脂玉手鐲是我們老闆的最新設計,澤溫潤斂……」店員一陣誇讚。

宋初見點頭,「確實不錯。」再次邀請宋羨魚,「小魚,你看看。」

宋羨魚收起手機看過來,「我不懂玉。」

「我也不懂。」宋初見對著頭頂的打量一番鐲子,然後走向宋羨魚,「就是想讓你看看適不適合,別看偏心二叔,可是爸對還是很孝順的,這次壽宴,大半的錢都是爸出的,要是能送一件討歡心的禮,爸也會高興,你說是不是?」

Advertisement

宋羨魚視線落向玉鐲,「很漂亮。」

宋初見徑直抬起宋羨魚的手,不等反應,玉鐲便套上的手腕,纖細皓腕,配上好的羊脂玉鐲,不勝收,宋初見歡喜道:「這鐲子更適合你,你說呢?」

宋羨魚勾了勾,摘下玉鐲還給宋初見,「這麼好的鐲子,還是配姐姐比較合適。」

「真會說話。」宋初見笑容帶著淡淡的嘲弄,手接玉鐲。

下一瞬。

『叮!』一聲脆響,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凝固。

片刻。

「哎呀!你太不小心了!」宋初見痛心疾首,「可惜了這麼好的玉鐲,也怪我,沒接穩。」

店員被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回神之後立刻撿起碎三截的玉鐲,同時有人去通知店長,很快店長聞訊而來。

店長認識楊珍和宋初見,陪著笑臉道:「這鐲是在宋小姐和……」店長不知道宋羨魚的名字,卡了一下,接著道:「……這位手上摔碎的,宋夫人您看……」

楊珍忍著笑,若不是礙於場合,真想好,不愧是兒,這一出手就是殺招。

那玉鐲不是店裏頂貴的首飾,卻也夠宋羨魚好好喝一壺了。

憋了這麼久的惡氣終於出了,楊珍優雅地將一對藍寶石耳釘戴在耳朵上,對著鏡子左右照,覺心的。

店長豈會看不出楊珍的態度,眼睛轉向宋初見。

宋初見笑了笑,善解人意道:「你放心,玉鐲是我和小魚失手打碎的,我們認賠。」

宋羨魚朝玉鐲的標價牌瞅去,三十六萬整,後面的每個零,都猶如一針刺痛的眼。

沉默著沒說話。

宋初見又道:「這玉鐲三十六萬,我們一人十八萬。」掏出銀行卡遞給店員,問宋羨魚:「我刷卡,你呢?」

Advertisement

宋羨魚握手機的手緩緩收

宋初見戲演得很足,若不是確定鐲子落地的前一刻,宋初見已經握住了鐲子,幾乎也要以為這玉鐲就是和宋初見兩人失手打破的。

宋羨魚沒有試圖辯解,那樣只會令自己陷更加難堪的境地。

數雙眼睛盯著宋羨魚,等著表態。

「您好,您是現金還是刷卡?」良久,見宋羨魚一直沒反應,店長出聲提醒,聽著很客氣,實則有些咄咄人。

宋羨魚低頭凝視鞋尖,別說十八萬,就是一萬,也沒有。

沒有小說里主角的金手指,也沒有那麼大的賺錢本事,只想趁著暑假攢齊學費,按部就班地畢業、工作,怎麼就這麼難呢?

與此同時,樓上。

季楚荊把完最後一道工序的玉觀音呈到季臨淵面前,「終於完了,為了討程歡心,你也是下了本,居然弄到這麼大塊、品相還這麼好的原石。」

季臨淵兩手兜站在玻璃牆前,直勾勾盯著一樓看,季楚荊順著他的目瞧去,沒什麼特別的,就是顧客買東西的尋常一幕。

「看什麼?」

季臨淵這才開腔:「們打碎的那個玉鐲,我要了。」

季楚荊詫異,顧客不小心打碎首飾偶有發生,季楚荊詫異的是……「你要碎掉的玉鐲做什麼?」放下玉觀音,拿起座機聽筒,「我先問問況。」

聽完店員的講述,季楚荊隨口道:「鐲子是那兩個年輕孩一塊失手打碎的,短髮孩刷卡賠了十八萬,長發孩好像沒錢陪,正僵持著呢。」

說到這,季楚荊腦一現,「你認識長頭髮那孩?」

Advertisement

這個猜測很靠譜,季臨淵一直注視樓下,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肯定是知道長頭髮孩沒錢賠,所以開口要那隻碎掉的玉鐲。

「老四,實話跟大姐說,你是不是……」

季臨淵淡淡打斷的話,聲音微沉:「你應該不介意店裏兩位顧客。」

季楚荊一怔,又看向一樓,此時店裏除了店員,就宋羨魚三人,楊珍和宋初見聚在一塊挑選首飾,滿面笑容;宋羨魚被店長和兩名店員圍在中間,瞧著形單影隻。

季楚荊是聰明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貓膩,也明白季臨淵裏的『兩位顧客』,指的是春風得意的那兩位。

「第一次見你主護著誰,我應該全,只是……」眼神揶揄,隨後話鋒一轉,「開店做生意,把客人往外趕,可不是生財之道,你混商場這麼多年,這個道理比我懂。」

季臨淵淡淡睨了一眼,「我那還有一塊原石,明天差人給你送來。」

!」季楚荊果斷同意了,打電話去前臺找店長。

理妥當些。」

季臨淵沒說明確,季楚荊卻聽出他的言外意。

明著護一個,踩另外兩個,另外兩個只怕要把這筆賬算在被護的那個人頭上。

季楚荊笑:「考慮還周全,放心,我會讓底下人理好,不會給你的孩拉仇恨。」

樓下。

沉默了很久,宋羨魚酸脹的眼珠子,抬頭對上店員迫的眼神,從容道:「我打個電話。」

楊珍斜了宋羨魚一眼,不屑冷哼,裝什麼淡定,倒要看看,宋羨魚能找誰來付這十八萬。

不怕宋羨魚給宋子明打電話告狀,宋子明現在正在飛往加拿大的飛機上。

Advertisement

果然,宋羨魚沒打通宋子明的電話,的視線在通訊錄里掃了又掃,最後撥了王錦藝的號碼。

沒人接。

一顆心漸漸沉谷底,除了這兩人,不知道誰還能借十八萬。

卻在這時——

「抱歉,這鐲子不賣了。」店長和藹可親的聲音傳過來,「小王,把宋小姐的十八萬退回去。」

宋羨魚微愣,轉眸看過來。

宋初見皺眉:「為什麼?」

店長笑容更和藹了,「大家都知道,我們店的首飾都是老闆親自設計製作,可以說每一件都是老闆的心都得知有人打碎的心,很難說店裏的首飾要留給懂得珍惜的人,請你們另擇高購買。」

言罷,店長沖幾個店員使眼,「還不快送送宋夫人和宋小姐。」

楊珍和宋初見雙雙變了臉

這是要攆們走?

------題外話------

小可們,用你們的評價票和評論把某瑤砸暈吧,求砸~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