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耽美BL 我就想談個戀愛[重生] 1

《我就想談個戀愛[重生]》 1

☆、01

安靜的試鏡場中,氣氛十分張,仿佛有一道無聲的暗流在潺潺的涌

前來試鏡的演員們都拿著自己的劇本,爭分奪秒的埋頭苦讀,仿佛考試前臨時抱佛腳的學生。

唯有郁清歡面無表的站在那里,一副呆愣愣的模樣,就連手上的劇本什麼時候掉下去的都不知道,跟場中的氛圍格格不

但饒是如此,也有不小姑娘紅著臉,的往這邊看。

娛樂圈不缺長得好的,郁清歡卻不僅僅能用好看來形容。他眉骨致,鼻梁高,一雙桃花眼尤其漂亮,瞳仁又黑又大,顯得亮而有神,仿若含著一汪清亮的泉水,被纖長濃的睫暈出漂亮的弧度。看人的時候,眼尾微微上挑,風流又多,還帶著一子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再加上他姿頎長拔,后背筆直,單單站在那里,就是一道不容忽視的風景線。

“清歡,這是你進娛樂圈的第一戰,一定要好好表現!”經紀人于鑫卻沒心欣賞自家藝人,他彎腰撿起那幾頁紙,塞到郁清歡手中,又是好一陣叮囑,“等會到你了千萬不要張,聽到沒?就當那些評委都不存在!我在外面給你加油。”

郁清歡仍舊雙目直直的著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

于鑫也沒覺得奇怪,以為他是被眼前的場面震撼到了,拍了拍他的手臂,諄諄道:“清歡吶,你的起點是高是低,就在此一戰了啊。”

這個時候,郁清歡終于微微側了過頭,目凝在于鑫的臉上,嗓音干的開了口,“于——鑫?”

短短兩個字,他說的卻十分艱難,仿佛一臺終于上了油的老式機,吱吱呀呀的開始運轉。

“祖宗啊!”于鑫一拍大,對他這種不在狀況的態度到十分痛心疾首,忍不住把他拽到了角落,著他的耳朵,急切的小聲道:“趕調整好你自己,導演可不會管你是不是第一次,這次的機會是我好不容易給你爭取到的,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你看看那些試鏡的,還有好幾個二線小生,你一個新人,不好好表現,怎麼爭的過人家……”

Advertisement

耳邊,于鑫還在不停的嘮叨,郁清歡后退一步,靠在冰涼的墻面上,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慢慢的、仔細的將周圍掃視了一圈,而后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

鉆心的疼痛霎時間傳遍了全,郁清歡閉上眼睛、又再度睜開,眼前的畫面仍舊沒有變。

他真的重生了!

在登頂娛樂圈巔峰之后,重生回了十年前,自己二十一歲、初娛樂圈的時候。

至于這里,則是著名導演劉家安沉淀七年之作:電影《生死一線》的試鏡現場。

這是一部以戰地醫生為題材的電影,在當年青春電影橫行的時候,十分不被看好。許多人明里暗里的嘲諷,說劉家安江郎才盡,已經跟不上娛樂圈的流了。

電影上映之后,大家都在看劉家安笑話,等著他票房撲街。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生死一線》在檔期排片率超低的況下,一路逆襲,最終以五十五億票房完為當年的票房黑馬。直到多年后,還經常被人拉出來說。

郁清歡來試的是電影的男三號葉盛,一個年輕而家境良好的醫生。

葉盛被父母寵的驕縱任,且十分貪生怕死,在醫院名單弄錯的況下,稀里糊涂的去了戰地支援。在困境中慢慢蛻變,最終為救一名當地的小孩,被流彈擊中而死。

這個角的設定就是高富帥,形象好造型棒,再加上白大褂加持,稍一運作就是新一代制服男神。雖說前期十分不討喜,但最后的悲結局,卻為其涂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保管觀眾在看過之后,會印象深刻。

即使最后電影撲街,但好的人設和劉家安的名氣在,不愁打不響名聲。也正是因此,于鑫才對郁清歡此次試鏡十分重視,甚至好聲好氣的親自陪著來了。

Advertisement

上輩子,郁清歡也確實試了,但卻沒有通過。

劉家安給他的評價是:演技可以,通不足。

郁清歡從小就優秀,雖是初娛樂圈,但心高氣傲,以為自己一定會被選中,沒想上來就遭到了鐵盧,他心態失衡,差點得了抑郁癥,花了很長時間才走出來。

于鑫被他的作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給他的力太大了,忙拉住他的手腕,聲音十分小心,還帶著一分試探,“清歡,你別聽我瞎說,這次試鏡咱就當是練練手,提前悉下娛樂圈,啊!”

郁清歡低頭看著于鑫小心翼翼的模樣,心里暖烘烘的。將劇本隨意往旁邊的凳子上一放,忽然說:“哥,我們回去吧,這個角不適合我。”

上輩子,對于娛樂圈,郁清歡并沒有什麼憾的地方。所有能拿的獎都被他拿了個遍,大熱的電影中基本都有他的影,甚至海外也有他一群龐大的

人人見到他,都要尊敬的上一聲郁哥,可以算的上是功名就了。

只有唯一一個不完的地方,圈十幾年,他從來沒有談過!甚至連曖昧對象都沒有!

郁清歡是天生彎,進娛樂圈之后,到都是眼睛,所有人都在等他從巔峰掉下去。為了自己的前途,他聽公司的話、聽經紀人的話,跟所有人都保持安全的距離,從來不敢逾越一點點。

以至于直到死,都是圈里著名的老男!說起來簡直丟人!

重來之后,不過短短一夕之間,郁清歡就已經想好了。

去他媽的形象!去他媽的前途!好不容易撿了一輩子,他就想好好的談一場

他沒興趣在娛樂圈把上輩子走過的路再走一遍,這次之后,他會推了能推的所有工作,盡量不出現在大眾視線,等到跟公司的五年合約一滿,就立刻退圈!

Advertisement

反正他要長相有長相,要文憑有文憑,不愁找不到別的工作。

像個普通人一樣,平平安安、普普通通,找個差不多的人一起生活,這就是郁清歡目前最大的夢想!

聞言,于鑫大驚失:“回去什麼回去!今天你就是在臺上是當一個木樁子,也得給我上!”以為自家藝人是怯場了,于鑫暗暗在心里琢磨,等回去之后一定得弄個計劃表,好好鍛煉鍛煉他的心理素質,不然以后怎麼面對如影隨形的鎂燈。

“哥,你聽我說。”郁清歡的聲音十分好聽,音質清,不急不緩,不自覺的就能讓人的心靜下來,“我不是害怕,我昨天仔細琢磨了一下劇本,葉盛這個人,前期我還能勉強應付,但是后期,以我演技來說,肯定不行。”

對于于鑫,郁清歡是真的激。這個男人雖然油,但對他卻是實打實的好。看他沒父沒母,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多照顧他幾分。

但郁清歡卻沒能跟他相多久,《生死一線》試鏡幾個月之后,于鑫在送自己手下最紅的藝人去片場的時候,遭遇車禍,當場死亡,郁清歡連他的最后一面都沒能見上。

幸好,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哥,我覺得我現在最重要的是磨煉自己,等到演技之后,再來演電影也不遲,否則只能拖累同劇組的人。”

郁清歡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你別給我花言巧語!”于鑫瞪著眼睛,臉上滿是不贊同。畢竟機會難得,雖然渺茫,可他心里還是對郁清歡存了一的。

于鑫沒有表現出什麼異樣,但以郁清歡對他的了解,還是敏銳的抓住了他眼里的那一抹遲疑。頓時趁熱打鐵,越發真誠的勸導他,連后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都沒有理會。

Advertisement

于鑫被郁清歡弄得心里糟糟的,而且背對著來人的方向,也無心回頭。

兩人說了好長時間,郁清歡的嗓子都要說干了,還是沒能說于鑫。

試鏡場里的人已經所剩無幾,郁清歡這次是最后一個。他看看自己手中的號碼牌,再掰扯下去,估計就到自己了。

他可以肯定,以他如今的演技,別說是男三了,就是男一都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他不能去試鏡,低調的、悄悄的退出娛樂圈,才是他的初衷。

正待要再接再厲,繼續撼于鑫,后卻忽然傳來一道贊賞的聲音,“小伙子真不錯!現在能保持初心的演員不多了啊!”

郁清歡和于鑫聞聲看過去,目齊齊一頓,來人正是《生死一線》的導演,劉家安!

劉家安本是出來氣的,今天來的演員大部分都試鏡過了,可沒一個能讓他滿意的!要麼就是油膩膩的搔首弄姿,要麼就故意著小板裝漢,看著就倒胃口。

《生死一線》他籌備了好多年,為了能自己全權掌控,就連投資方都是多方面篩選的,更別說是演員了。

可是他知道,目前以他一個過氣導演電影男三號的號召力,絕對不會有大牌演員來試鏡。

演技好的請不來,能請來的他又不要想。

劉家安越想越煩躁,接下來的試鏡干脆不看了。本想要豁出臉皮,用自己的關系找一個差不多的演員來友出演,沒想到正好撞見了郁清歡和他經紀人的對話。

小伙子長得好氣質好,最重要的是,還沒被名利場熏昏了頭,演技就算差點,但有他在,總能把他教的差不多。何況沒什麼績的新人演員聽話肯學,比用請來一個大牌要好的多!

幾乎是電火石間,劉家安心里就做了決定。

他看看郁清歡的號碼牌,又將他整打量了一番,在于鑫戰戰兢兢打算要開口問好的時候,忽然說:“演技不能閉門造車的磨煉,跟著一個好導演比什麼都重要。”

頓了一下,含笑看著和他對視,“我在這里看了長時間,小伙子通、灑又明理,很符合葉盛后期的人設,不用試了,這個角就是你的了。”

郁清歡:“???”

于鑫:“!!!”

作者有話要說: 純狼攻X錦鯉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