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我在分手綜藝裏戀愛 第1節

《我在分手綜藝裏戀愛》 第1節

第1章(分手綜藝)和前任參加分手旅……

“您二位分開多久了?”

“三年。”

“三年。”語氣微頓,“一個月零十五天。”

“能講一下分手原因嗎?”

格不合。”

“沒有原因。”

“分開這麽久,一直都沒有見過麵?”

“沒有。”*

“沒有——如果隔著網絡的不算。”

“為什麽願意參加我們節目?”

“......因為工作。”

“閑。”

“......好的,您和您的前任將開啟一段隻有你們兩人的分手旅行,行程十天九夜,這期間您可以中途退出,也可以選擇和對方一直走到最後,在節目為您二位設置的終點目的地那裏,有一個‘Yesorno’的終極抉擇,選擇Yes,意味著你們會重新考慮和對方的關係,選擇No,則是回到來時的分手狀態再也不見......”

燈落,暗,節目錄製前的備采結束。

鬱唯禕送編導和VJ出門。

樓道裏開著窗,風湧,卷起鬆鬆垂著的長發,放鬆下來,站在門口有些踟躕,還沒能適應再次回到裝滿攝像頭的出租屋。

“小唯姐,我剛才在鏡頭裏看你好漂亮啊,你真上鏡,比我平時跟拍的那些明星都。”同事郭芩沒走,好奇地追著八卦,“小唯姐,你剛才那句‘因為工作’才參加的節目是什麽意思呀?咱們公司現在還流行幕後轉臺前了嗎?”

作為國知名視頻平臺鮮檸網的節目製作人,鬱唯禕經手策劃過不口碑好熱度高的各類型綜藝,知每項模塊流程,卻還是第一次以素人嘉賓的份真實參與其中——尤其是,這檔節目還是幾個月前親手提策劃的。

這種覺就像你津津有味地準備吃瓜,卻忽然發現這瓜要由你自己生產,還是當著全國網友們的麵。

Advertisement

鬱唯禕頭疼地眉心,苦笑。

“沒什麽,領導說節目預算不夠,大頭的製作費都用來請網友提名的那幾對嘉賓了,還差一對,我就自己上了。”

鬱唯禕撒了謊。

真實預算遠比以前製作的S級綜藝都要多,甚至可以說是有求必應——向來苛刻的副總裁在回複這項提案時,隻提了一個條件,“小鬱啊,沒有你就沒有這檔節目,沒有這檔節目咱們今年就很難再出一現象級款,你懂我的意思吧?”

懂。

不想讓團隊辛苦數月的果因為的個人緒付之東流,所以答應了。

從不喜歡拋頭麵的鬱唯禕也在賭,賭的唯一一任前男友不可能參加這個節目,所以暫時答應不過是緩兵之計,私下裏一直在找值高又願意出鏡的素人。

但沒想到,失策了。

鬱唯禕緩緩閉上眼,眼底斂去的苦更濃,夕穿過安靜的樓梯間,出手機。

群裏炸了鍋。

【艾比】:嗷嗷嗷我不行了,他好帥好有個啊,我問他為什麽同意來我們節目,他竟然說了句因為“閑”!臥槽這就是財務自由後的底氣嗎?!

【辛晴】:所以小唯姐當初怎麽舍得和這麽帥的男朋友分手的?倆人真的好配誒。

【艾比】:可能都是工作狂叭,談浪費時間。

【王麗】:嗬嗬[白眼],什麽工作狂,一個隻知道販賣自己外貌優勢在男人的戰場裏上位的野心家,男朋友不和分手還等著頭頂一片青青草原啊。

【辛晴】:???你在說什麽?

“王麗”撤回了一條消息。

鬱唯禕無於衷地冷眼掠過,收起手機,進家,停在咖啡機前,加水倒咖啡豆。

嗡嗡地磨出咖啡香。

群裏安靜下來。

Advertisement

負責蔣熠的幾個工作人員大概是意識到自己討論錯了群,迅速銷聲匿跡。

直到有人@

【郭芩】:小唯姐,明天中午一點,MOR餐廳,不要遲到了哦~你和蔣熠收到的時間一樣噠~

鬱唯禕瞳孔微微一,心跳蔓延至手指,咖啡沿邊濺落。

牆上鍾表無聲均勻地轉

距離倆人分手三年後的第一次見麵。

倒計時,十九小時三十五分二十九秒,0:19:35:29。

鬱唯禕把杯子放回桌上,出幾張紙蹲下.,清理弄髒的地板。

時間走得緩慢。

七點一刻,鬱唯禕收拾好行李,去廚房做了頓簡餐。

電腦放在一旁,邊工作邊解決,作迅速,彌漫的咖啡香在鼻尖遊走,卻已經涼十指敲著鍵盤,空白的文檔隨著逐漸深黑的夜,麻麻地鋪滿屏幕。

二十二點四十五。

鬱唯禕合上電腦,下樓倒垃圾。

路燈在後模糊,一道清冷的長影,依次將塑料袋放各分類垃圾桶,沒返,而是徑直走到小區門外,在一條僻靜的小巷停下:“小魚,小魚。”

嗓音輕

幾分鍾後,一隻橘白相間的流浪貓從草叢中警惕地探出小腦袋,嗅到上的悉氣息,這才湊到手邊,放心地悶頭狂吃。

鬱唯禕溫地退後幾步,給它留夠充足的安全空間:“慢點呀,都是你的。”

乎乎的小貓“喵嗚”了一聲,腦袋依舊埋在貓碗裏,像在回應。

喂完,鬱唯禕盯著重新藏進草叢的一團黑影,發了會兒呆,站起回小區。

值班的保安和打招呼:“又去喂貓啦?還是上次那隻?”

鬱唯禕點點頭,攥著剩下的貓糧猶豫了會兒,這才遞給保安大叔,誠懇道:“如果您不介意,麻煩您值班時幫我喂一下,放到草叢邊就行,麻煩您了。”

Advertisement

“好嘞好嘞,不麻煩。”保安從麵前這位頂頂漂亮的姑娘搬到這個小區時就在崗,對印象極為深刻,當然不止是因為長得好看,最主要是從不像其他住戶自視甚高,覺得高他們一等,無論何時麵都極其禮貌。

尤其是這姑娘隻要在家,每天都會雷打不地給附近的流浪貓喂食,這些警惕的小在他看來有點小白眼狼,幾乎是剛被姑娘喂後腳就又因著出差消失不見,換了一撥又一撥,卻依然固執地堅持投喂。

“閨,你這麽喜歡小,怎麽不自己養一隻啊?”保安沒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鬱唯禕抿了抿

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就冒失地領養一條生命,那是對它的不負責。

笑了下,謝過保安,疾步上樓。

時鍾指向二十三點一刻。

倒計時,0:13:45:00。

鬱唯禕拿著服去浴室,習慣地準備先時,忽然記起無不在的攝像頭,默默停下手,拿巾蓋住,這才穿戴整齊地拉開門。

溫水從頭頂澆下,熱氣氤氳升騰,模糊了一張清冷倔強的臉。

直到這時,鬱唯禕才覺自己短暫地活了過來。

在二十四小時被人觀看的環境,像置楚門的世界。

鬱唯禕極其不適應。

而一想到這樣真空閉的空間還要進行十天,鬱唯禕腦海裏就升起了從未有過的逃跑念頭,像烈下汲取養分叢生的灌木,在心底瘋狂肆——枝椏驕橫野蠻地糾纏在空中,拚出蔣熠的名字。

第一次想要臨陣退的鬱唯禕,不願甚至不敢承認,這些引起逃跑念頭的源,其實都在於三年未見的前男友。

蔣熠。

鬱唯禕將子緩緩沒浴缸。

呼吸在水下瀕臨窒息。

Advertisement

“嗡——嗡——”

手機忽震。

倏然驚醒,回到現實世界,浮出水麵的子渾,冰雪白,長發漉漉地著蝴蝶骨靠著牆,大口大口地呼吸。$思$兔$在$線$閱$讀$

幹手,拿過手機。

【蛋卷兒】:你們之前要做的分手節目居然是真的啊?!我看到網友路了。

【蛋卷兒】:666果然沒有你臺不敢搞的節目!把當年撕破臉的分手請來再做一檔旅行綜藝這種狗都能被你們想得出來,我先押一包辣條賭它能火。

【蛋卷兒】:不過有一說一,我現在已經開始尷尬了,腦補了下,兩個分手多年的舊人重逢以後相對無言各自玩手機,旁邊還有一堆機拍攝和翹首以待等著看他們尷尬的網友,簡直大型社死現場。

【蛋卷兒】:真的有人願意去參加嘛?哦,那些想圈錢or利用網友的意難平心理想翻紅的明星除外。

鬱唯禕額角跳了跳。

許久,才默默發了一個【有】的表包。

【蛋卷兒】:快和我說說是誰!路裏我就看到了初代國民的那個男的,他cp我都沒看著,你們保工作還做得好的。

【蛋卷兒】:我看你們之前的招商會上還說會邀請素人參加,純素人嗎還是網紅?講道理,沒有幾個普通人願意把自己的私事放到節目上吧[吃瓜]尤其還是和前任,覺再見麵能尬得讓他們連夜摳出一條逃跑通道。

【蛋卷兒】:不過也不排除一些人分手後也能做朋友咯,雖然在我看來所有沒斷絕來往的前任都代表著餘未了or藕斷連。

鬱唯禕看著對話框裏一條接一條往外蹦的語音,有點兒想死。

【蛋卷兒】:怎麽不說話啦?是還在保不能說?

【蛋卷兒】:行叭,那我繼續蹲路,你明天還上班不?不上班的話我去找你。

鬱唯禕閉了閉眼,恢複冷靜。

【鬱唯禕】:你認識。

【蛋卷兒】:嗯?

【蛋卷兒】:我認識?不會吧,我邊談過好幾段的朋友倒是很多,但值高得能上節目的也隻有你和蔣爺了,不過你倆不是早都分手而且很久沒聯係了嗎?何況你倆也不在一個城市——臥槽,臥槽槽槽!!!

語音戛然而止,轉為視頻邀請。

嗡嗡震的音頻刺激著鬱唯禕的腦殼。

鬱唯禕沒接。

猶豫一瞬,掛斷,即使隔著屏幕也能想象出來文丹樂此刻會有多震驚——別說是文丹樂,就連自己到現在都還覺得像一場夢。

本沒有做好接的準備。

手機又震,彈框裏多了數條語音。

直接回了條【我先睡了】,調靜音開免打擾。

上床,關燈,漆黑一片的臥室隻剩下攝像頭偶爾穿遮蔽的,以及靜得仿佛敲在人心上的時鍾。

滴答,滴答,旁若無人地指向淩晨三點。

倒計時,00:10:00:00。

鬱唯禕還沒睡著。

頭埋在被窩,閉的睫有些焦躁地輕,放緩呼吸,試圖睡。

褪黑素吃了兩粒,卻好像沒什麽作用。

穿濃雲。

早上七點,鬧鍾準時響起。

鬱唯禕翻了個邊,纖長白皙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