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假千金回家種田了 回家

《假千金回家種田了》回家

深秋的早晨。

連著下了兩日的細雨,昨夜剛剛停了,霧蒙蒙的水汽籠罩在陳家村上空,吸一口氣都是涼的。

「人,給你們送回來了。」婦人傲氣,奚落,充滿高高在上的輕蔑聲音,從一間土胚房裡傳出來。

土胚房子外面,是一個打理得整潔的小院,扎得齊整的籬笆院子外面,里三層外三層,站得全是人,有男有,有老有,將一輛暗金綢緞包裹的馬車圍得嚴嚴實實,個個眼睛發亮,耳朵支得老高。

嗨!誰不知道呀?陳老二家的閨,原來是侯府千金!

這麼說不太對。應該說,他們家捧在手心裡,養了十五年的閨,原來是侯府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兩家的孩子,不知怎麼的抱錯了!

前陣子,一輛華麗的馬車駛進村子,走下來幾個面的老爺、太太,帶來了這個驚人的消息。村裡人都很驚奇,這也太巧了吧?跟戲文里唱的似的!

「我就說琳瑯跟他們夫妻不像!」

「他們一家子都是健壯格,琳瑯細擰擰的,哪裡像是一窩?」

「陳二家的犯了這麼大的事,也不知道會不會連累咱們喲?」有人擔心地說。

如果侯府是不講理的,恐怕他們整個陳家村都會被牽連。自從琳瑯被接走,村民們就開始擔心,一直到今日,又有人來了。

無數道視線夾雜著張、害怕、好奇、興等目,投向土胚房子里。

而房子裡面,此刻靜得針落可聞。

並不寬敞的堂屋,站著陳有福和兒子兒媳們,顯得挨挨。

他的婆娘杜金花,則坐在用了好些年,磨得發亮的八仙桌邊,招待京城來的貴客。

正是淮侯府來的一位管事嬤嬤,姓王。

「混淆侯府脈,原是大罪!你們可知道?!」這位王嬤嬤神嚴厲,穿著富貴,頭上有金簪,腕上有金鐲子,手指上還戴著寶燦燦的戒指。雖然沒有拍桌子,但氣勢很威嚴,嚇得陳家人一,一個個膝蓋發,當即就要跪下。

Advertisement

陳有福已經跪到一半,見自家婆娘還在桌邊坐著,不出焦急和害怕的神,忙手扯

扯了一下,沒扯

杜金花綳著,坐得結實。眼睛沒有看王嬤嬤,誰也沒看,只是盯著牆壁。

發白,眼神渙散,搭在膝蓋上的糙手掌,攥得的——當心尖尖疼寵的小兒,竟然是別人家的孩子,半個月前已經被帶走了,只覺得心也被剜走一塊,當即就病了一場,眼下是強撐著待客。

王嬤嬤疾言厲的樣子,沒有嚇到,反而激起了的怨恨。搶走的孩子,還要治的罪?還有沒有天理了?孩子被調換,是乾的嗎?

杜金花本不知生了孩子,一直摟在懷裡,是誰給調換了?反正沒幹!保不齊是他們侯府,有錢人的心眼又多又壞,別以為不知道!

是苦主!憑什麼治的罪?

見婆娘坐在凳子上,屁下面長釘子似的,陳有福急了,看了一眼更加面不滿的王嬤嬤,急得又用力拽了一下。

杜金花還是不,而王嬤嬤則冷眼看著,神居高臨下,像是在看下等人。

「咳。」

一個輕輕的,清嗓子的聲音響起。

聲音很輕,但此刻氣氛太僵持,反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約而同,朝八仙桌邊坐著的另一位角看去。

是真假千金事件中的另一位主角,也就是陳有福和杜金花的親生兒,那位被送回來的假千金。

孩兒自始至終不發一語,靜靜坐在桌邊,彷彿一個漂亮件兒似的。

穿著一件桃錦繡,上面綉著大團大團的花簇,配鮮艷,針腳細,任是外行人看了,也要道一聲綉功不俗。

烏黑濃的長發及腰,簪著俏的絨花,鑲玉珍珠流蘇發簪,眼瞼半垂,兩腮白里殊麗,僅是嫻靜地坐在那裡,便流出錦繡堆里養出來的富貴氣。

Advertisement

陳家人都是一愣。明明親閨、親妹子就坐在這裡,怎麼就忘了呢?

被屋裡幾雙眼睛看著,陳寶音卻是眼也不抬,好似剛剛出聲打斷氣氛的不是

眾人等了一會兒,發現本沒有開口的意思,漸漸氣氛轉變回去。陳有福拉著婆娘,就要朝這位侯府出來的貴人下跪。

但王嬤嬤卻不敢了。不滿地咳了一聲,說道:「算了。」

那位雖然不再是侯府千金,但調包一事的詳十分清楚,侯府不可能、也不會尋陳家人的麻煩。

鬧開來,自己不僅耍不了威風,還會大失面。在陳家村狼狽事小,被同行的其他人傳回侯府,才真丟盡面。

惱恨一閃而過,想到什麼,繼續開口:「我們夫人代了。令千金在我們府上,向來是任多些。哪怕在外頭,滿京城的千金小姐,也沒有不知道的。夫人說了,這孩子天如此,兩位不要拘束。」

侯夫人的原話不是這樣,但……誰知道呢?陳家人不會知道侯夫人的原話是什麼,侯夫人也不會知道曲解了的話。

擺了這些下賤人一道,王嬤嬤高興一些了,手腕,想要端茶啜一口,餘一掃桌上的瓷碗,嫌棄地瞥開目

陳有福等人臉上不太好看。他們就算是貧賤鄙之人,不代表聽不出好賴話。王嬤嬤剛剛話里的意思,分明是說他們陳家的兒不好,所以侯府這樣的權貴人家,都教不好一個孩子!因為,子上就壞了!

憑什麼罵人呢?陳有福臉上漲得通紅,氣都起來。他們一不二不搶,憑什麼罵人呢?他看了一眼安安靜靜坐在桌邊的兒,忍不住聲道:「孩子哪裡不好?多乖巧!」

Advertisement

就坐在那裡,低垂眉眼,安靜乖巧。陳有福看了一眼,沒忍住又看了一眼。

雖然才是第一次見面,但因為是自己的娃,陳有福就忍不住喜歡上了。看向王嬤嬤的眼神,很不滿。

陳大郎、陳二郎,也朝新妹妹看去,目好奇。安靜乖巧的孩兒,很難讓人生出反。他們想到的遭遇,心裡不憐惜。

換了他們,一朝得知不是家裡的孩子,要被趕出去,不說天崩地裂,也好不哪去。還這麼小,之前十五年都是金尊玉貴的養著,一下子從天上掉進泥里,想想就可憐。

「乖巧?」王嬤嬤的表有些古怪,隨即「咯咯」笑起來,像是聽了多麼人好笑的話,「你們是說,我們堂堂侯府冤枉?」

陳有福臉微變,敢怒不敢言了。杜金花看著坐在旁邊的孩,這是懷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就算沒養過一天,也是親生的孩子。

「貴府的意思,我們明白了。」收回視線,略帶病容的臉上,抑著一層怒氣,「家裡事多,若是沒有別的吩咐,恕不遠送了。」

逐客?被逐客了?嬤嬤抿,噌的站起來。這破凳子,硌得人上疼,當坐?

「對了,」走到門口,王嬤嬤站定腳步,回過頭來,沖著仍然坐在桌邊的陳寶音挑眉:「最後一聲四小姐,離開了侯府,也別真的放縱了,規矩和禮儀還是要守的。不然人看見了,以為侯府沒規矩。」

這人真噁心。陳二郎用胳膊肘搗了搗婆娘,低聲說:「咋回事?方才不是說咱妹妹不好,沒規矩?怎麼又要守規矩了?」

陳二郎媳婦瞪他一眼,示意他別說話。

「咱不懂,還不能說了?明明剛才說,不拘束妹妹,咱們都包容。」陳二郎輕輕嘁了一聲。

屋子就這麼大,這會兒又沒有旁人說話,誰聽不到他說了什麼?王嬤嬤的臉頓時變了。

陳二郎媳婦看見了,猛地抬腳,用力踩在男人腳面上,狠狠一碾。

「嘶!」陳二郎俊秀的面容扭曲起來,等媳婦鬆開腳,立刻抱著腳,單腳跳起來,啊啊的

看著這不統的一家子,王嬤嬤的臉變幻幾番,最終在桌邊靜坐的面上掃了掃,「哼」了一聲,轉頭走了。

這麼一個貨,從前是嫡出小姐,還有人讓著。現在被趕出侯府,跟一群賤民混一起,不用別人說什麼,自己就難得厲害!

指不定晚上哭呢!就算今晚沒哭,以後等回過神,發現鄉下和侯府的天壤之別,也該難得要死了!

本不用多說什麼。

「四小姐,好自為之。」雖然不用多說什麼,但王嬤嬤還是忍不住得意地丟下一句,慢悠悠抬腳,邁著講究的步伐,出門檻。

陳寶音緩緩抬眼,目落在王嬤嬤的背影上,又慢慢下,落到的腳上。

下了很久的雨,院子里的地面難走極了,泥濘,還有跑出來的拉的屎,一腳踩下去,就是一個深深的腳印,似乎還能聽見「啪嘰」的聲音。

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不舒服地自己的腳。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