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我在娛樂圈劇本里當咸魚 第1章 當龍套也能穿劇本?

《我在娛樂圈劇本里當咸魚》 第1章 當龍套也能穿劇本?

蘇子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要跟劇本里的一個鬼“親”。

原本,他就是一個臨時被拉來當龍套的一千八百線群演,導演說了就演一個開頭就被嚇死的小書生。結果戲剛開拍,蘇子未就穿進了劇本里,還遇到了劇本里的鬼,嚷嚷著要跟他親。

回想起來,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穿進劇本里。

就在蘇子未拍這部戲前一個小時,他在場地里補妝時,本來映著他臉的鏡子里忽然出現了一個慘白的哭臉面,嚇得蘇子未差點把后的化妝師給撞倒了。但再看鏡子,就只有他和后的化妝師。

難道是看花眼了?

導演安排他上場的時候,他在臨時準備的場地后又見到了那個哭臉面。那是一個人,穿著一服。一開始蘇子未還以為是劇組的工作人員,可那人卻走近跟他說:“你這次的任務很簡單,和親,完的愿,你就可以出來了。”

蘇子未聽的云里霧里,什麼任務?什麼親?他只是一個跑龍套的小演員,在這部《茅山道長》的網劇里整個出場的鏡頭不過一分鐘,就是演一個被鬼嚇死的書生,怎麼還有什麼任務?

然而,就在導演喊了三二一開拍之后,蘇子未就覺到一陣頭暈目眩,接著,周圍劇組的人就都不見了,攝影機、燈、幕布,一切都不見了,只有一片荒山野嶺,和漆黑不見雙手的夜晚。

一個莫名的聲音機械的在他耳邊快速響起。

Advertisement

【無名,書生,龍套角驗劇本角綁定功,祝您首次驗愉快。】

好像手機里的siri在跟他講話。

蘇子未打了個冷戰,想尋找聲音何來。可是周圍什麼都沒有。甚至他覺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整蠱節目。

蘇子未穿著書生的服,背著書箱,在這荒無人煙的森林里,唯一的亮,就是他手里提著的一盞閃著微弱燈火的白燈籠。

在這烏,枯木橫生的樹林里,他只走了幾步,便被腳下的泥濘絆倒,接著,便看到了從草叢里爬出的這人。

這本來明明是劇組的一個演員,可此刻蒼白得不像是任何一個化妝師能畫出的效果。

“小麗姐?是你嗎?”蘇子未小心翼翼地試探問道。

“奴家名孟娘。”鬼抬眼看他,“你將我認作了誰?”

蘇子未連忙搖頭,心說完蛋了,如果這不是劇組的惡作劇,那他就真的是來到劇本的世界了!但劇本里本沒寫過這樣的劇啊,關于他演的這個小書生的角,更是一出場就死了!

想到這,他強迫著自己的能趕恢復知覺站起來。可孟娘的鬼,卻忽然做了哭泣狀,說道:“小公子,你瞧這夜黑風高的,我一個子跌倒在這兒。你既是男子,便應該救我才是。”

蘇子未渾打了個哆嗦,說道:“夜黑風高的你一個的在這才更奇怪好嗎?”

孟娘聽了這話,忽然猛然看他,面中了兇相:“既是如此,那便讓孟娘吃了你罷!”

Advertisement

說完,孟娘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不,應該說是,飛了起來。喜服,在這漆黑之地顯得詭異非常,蘇子未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見那鬼向下俯沖要來抓他,他嚇得拔就跑,結果沒跑幾步,他腦海里又傳來了哭臉面的聲音:“你要死了,任務可就失敗了。”

那不然怎麼辦呢!難道停下來向鬼求嗎!

蘇子未眼睛一閉,二話不說的就往黑暗中跑去,他只覺得風陣陣,鬼窮追不舍。

這一定是在做夢,絕對是在做夢!

然而當他再次睜眼,卻見不遠似乎有一。難道是劇組的燈?蘇子未咬,拼命奔跑。

說來也奇怪,因為他從小患有哮本沒這樣跑過步,可此時此刻他跑步就像腳下生風一樣,而且一點也不!難道穿到劇本里就能占用劇本中角嗎?

為了這一時半會跑步的歡愉,蘇子未跑得算是盡興,過了沒多久便跑出了這無盡的黑暗,與亮越來越近。但那不是劇組,而是一戶農家。

蘇子未回頭不再見有孟娘追他,便大力敲門。不一會,果然有人來開門。

開門的是一個年邁男人,蘇子未認得他,這是劇組里另一位男演員……或者說,這個人和那位演員長得很像。因為他現在實在不能確定,自己是個什麼況。

“大叔,不好意思,”蘇子未了兩口氣,“我在樹林里迷路了,可不可以在這借宿一宿?”

Advertisement

男人皺了皺眉,看向蘇子未后,問道:“你是誰,你這麼晚怎麼會在樹林里?”

蘇子未頓了頓。他該報自己的名字嗎?還是應該說自己劇中的名字?可自己劇中本沒有名字啊,劇本上就寫著“小書生”三個字。

然而,男人卻沒有再追問他名字,而是問:“你可曾在樹林里遇到什麼人?”

蘇子未猶豫了片刻,說:“是遇到一個紅子……”

男人眼睛睜大,出了驚恐之相。他一把抓住蘇子未的胳膊,“快進來!”說罷,將他拉進了屋里。

屋里擺設簡陋,廳里也只有一張木桌,上面擺著一個碗,還有一對紅燭。

男人給蘇子未倒了一杯寡淡的熱茶,囑咐他喝了趕休息。

這夜,蘇子未躺在草席鋪的板床上,本無法睡。紙窗外,微弱的月將樹木的枯影投進來,草木皆兵,讓蘇子未覺得心驚膽戰。

著那破舊的天花板,他依然不能相信自己居然穿進了他正在拍攝的劇本里。

蘇子未只是混影城的小演員。他的母親曾是一個戲劇演員,從小耳濡目染,他也很喜歡模仿。母親去世后,蘇子未消沉了一段日子,但后來父親娶了他現在的后媽——一個真.十八線退役演員,曾經演過一部有名的電影做《芳華如寂》。

在后媽的繼續熏陶下,蘇子未也下定決心報考了戲劇學院。

不過,因為各種原因蘇子未還是被表演系刷了下來,只能勉強進了播音系。雖然播音系也很好,蘇子未想著以后當個主持人也很不錯,然而大二時一場病痛卻毀了他播音系之路——他發現自己嗓子里居然長了息

Advertisement

后,蘇子未的嗓子毀了。那之后,他的聲音變得喑啞又低沉,甚至也不能再變聲去模仿別的音了。

沒有辦法再繼續開嗓練臺詞,蘇子未只好選擇了休學,去影城當群演打工。好在他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影城的人對他也都還算不錯,一天不到兩百塊的工資,對蘇子未來說也能勉強度日。

就在上個月,蘇子未的大學舍友王安志忽然給他打了個電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