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現代言情 公開[娛樂圈] 第 1 章

《公開[娛樂圈]》 第 1 章

大漠余暉,烈日將天幕灼秾艷綺靡的油彩,一路逶迤至浩瀚沙海。

一襲紅水袖赤腳踩在神圣潔的雪白巨獅上翩翩起舞,紗質布料薄如蟬翼,長而輕盈的擺沿著獅鋪散而下。

遠遠去,恍若扎于沙漠之中的火焰蓮花,搖曳春與天際相連片。

鑲嵌著華麗寶石的腰鏈纏繞著那抹勾魂腰,隨著時,寶石撞出細碎而靡麗的聲音。

聲聲都像是撓在人的心尖尖上,引得靈魂共振。

想要向臣服,奉上一切。

遠景鏡頭慢慢推近,就在回眸——

關鍵時刻。

“……”

突然,平板正播放的視頻被一纖白漂亮的食指按滅。

“你干嘛?”

屏息凝神的孟庭驀地仰頭瞪向罪魁禍首,目便對上畫面定格的雙眸。

呼吸一滯。

保姆車

為了今天的試鏡,秦芒早早起床準備,好不容易結束,回到車廂就開始補覺。

誰知,醒來便看到自家經紀人盯著的出道視頻看了一遍又一遍。

秦芒松開指尖,隨手撥了下散落在前的長發,說話時眼尾依稀殘留著幾分剛睡醒時的懶倦:“一年前的視頻了,有什麼可看的。”

“本人不比視頻更?”

孟庭被噎住。

旁人說這話怕是自

然而此時說這話的是被譽為娛樂圈頂級小妖的秦芒,他……無法反駁。

秦芒是那種攻擊極強的濃系長相,五艷,呈冷調的瓷白。加之鼻尖一點小紅痣,仿佛巧手畫匠的點睛之筆,得濃烈張揚,讓人而生畏。

又生了雙含眸,烏黑剔,薄薄眼皮暈著水墨般的胭緋,幽幽著人時,橫生一子攝人心魂的瑰麗。

對視幾秒。

孟庭敗下陣來,果斷選擇岔開話題:

Advertisement

有什麼用,用網友的話來說,不過……8秒。”

說著,他重新打開平板微博,“瞧。”

“8秒?”

貌什麼時候還有了時間限定?

秦芒頗氣定神閑地看了過去,忽而頓住。

微博熱搜掛著的——

#秦芒出道兩周年,實績仍是新人#

秦芒原本微翹起的緩緩抿平,淡下來時,裹挾著鋒芒畢的冷艷。

孟庭看著的表,很是欣,以為自家藝人終于有危機了。

豈料下一秒,秦芒擰著致的眉,輕聲嘆道:

“他們這是……涵你沒資源捧藝人?”

“算了,也是實話,孟哥忍忍吧。”

是魔鬼嘛!

孟庭差點被口水嗆死:“咳咳咳!”

熱搜分明是在是花瓶,沒正兒八經的影視作品好不好。

平日里讓接個活多點曝,散散漫漫不務正業!干啥啥不行,顛倒黑白第一名!

秦芒最出圈的作品還是他剛才看的那個正掛在熱門第一的出道視頻。

總播放量破億。

兩年前,秦芒憑借著出道視頻一跳封神。作為經紀人的孟庭機緣巧合簽下這位香餑餑,對這張骨相完的頂級電影臉抱有極大的希冀,誰知……

也正是過盛的貌,讓圈里人認定非科班出,空有貌沒有演技。

遞過來的角清一全片只需要出現幾秒鏡頭的顛倒眾生大人,完全把框死在這個怪圈里。

還有——

“老子怎麼就沒資源了?!”

孟庭緩過勁來,很不服氣,“今天試鏡的那部電影誰給你接的!你要是爭點氣,拿下主角,讓圈里圈外都看到你演技的真實水平,一雪‘花瓶’之恥!以后什麼好劇本都搶著來給你。”

“花瓶?”

秦芒漫不經心地抿了口隔壁小助理阿遞過來的溫水,上挑尾音勾著笑,語含戲謔,“就算是花瓶,那本小姐也是宮廷心描繪的彩瓷花瓶,最最最名貴的那種!”

Advertisement

這時,阿見秦芒搭在膝蓋小毯子落下去,幫忙扯回的瞬間,余不經意瞥見膝下幾寸細膩

高跟鞋縷縷的緞帶纏繞而上,越發襯得那一截瑩白腳踝華貴如藝品。

乍聽秦芒這話,下意識跟著點頭:“對對對!”

孟庭:“……”

這他媽是重點嗎?

他深吸一口氣,冷靜冷靜。

自己選擇要捧的明星,跪著也要捧下去。

孟庭表嚴肅:“秦芒!”

“干嘛?”

秦芒蓋好小毯子,重新窩回真皮車椅

孟庭為了讓明確事的嚴重,神愈加沉重:“《京華舊夢》除了你之外,周導那邊還有個人選——沈菀音,比你早一年出道,已經拿過最佳新人獎!還跟你撞型了,在你出道之前,才是全網公認的明星濃系top1。”

《京華舊夢》是部s+級的大ip,由闊別大熒幕十年的周緣導演執導,主角得是位風華絕代的人,孟庭跟周導私下有過聯系,推了秦芒。

周導倒是不在乎秦芒的花瓶名聲,看在長相確實適合角,也愿意給個機會。

本來鐵板釘釘,現在半路殺出個競爭力超強的對手,孟庭怎麼能不急。

“重點是……”

孟庭拉長了語調,“我收到消息,沈菀音想早一天截胡你,又運氣好,試鏡時剛好到了這部電影投資方的大佬,提前刷過臉了,資方對很滿意!據劇組高層的意思,十有八九會選。”

秦芒聞言,緩緩坐直了,纖長眼睫翹起弧度落了下來,語調極淡:“定了?”

想起自己為了這部戲初試準備三個多月,不但報了槍擊課程,還學習了漂亮優雅的吸煙姿勢,竟然只是走過場?

大小姐要有小緒了!

Advertisement

孟庭梗了下:“倒也沒有——”

隨即想到什麼般,又理所當然地補充:“不過,既然都見了投資商,咱們也要去,必須讓金主爸爸知道你本人比沈菀音更!”

更適合主角。

今天劇組制片人借了艘私人游艇出海開party,巧了,游艇正是投資商的,所以大佬本人也在。

孟庭不知道找了多人脈才打聽到。

話落,他笑瞇瞇地朝秦芒晃了晃場劵。

秦芒懂了。

過濃的側笑弧不變,輕卻浸了危險:“什麼意思?”

“你準備讓本小姐下海去陪男人喝酒?是不是順便還要陪男人睡個覺覺?”

這哪里是朝他笑,分明是來勾魂索命的!

孟庭頭皮發麻,炸道:

“你想什麼好事呢?!”

???

秦芒:嗯?不配了?

孟庭深深呼吸,方一口氣說完:“你放一百個心,人家大佬那方面非常古板規矩,平日里戒齋養,傳聞他現在還冰清玉潔著呢。你想睡人家都沒門兒!”

最后一句擲地有聲!

再看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個要對神明大人圖謀不軌的小妖

“……”

深城的盛夏,天氣向來我行我素。

方才還是烈日焚天,空氣都似被燒得斑駁迷離,眨眼間濃云重重下。

連帶著車廂也暗了幾分。

忽然,響起而懶散的四個字音:“要下雨了。”

孟庭微笑臉:“下刀子你也得給我去。”

*

晚上七點,厚重的云層尚未散去,某私人海域卻亮若白晝。

停駐在不遠的游艇極為奢華,高達四層,甚至還配置了直升機停機坪,此時安靜佇立在海面,像是沉睡在幽深海域之上的遠古兇,神又讓人心生膽寒。

秦芒他們在船員的引導下踏上了主甲板。

Advertisement

船員指著不遠呈半開放式的區域道:“里面便是宴客區,天氣因素,出海行程已取消,請您隨意。”

遠遠去,便能到里面人群熱烈氣氛。

秦芒提著擺,徑自準備場。

剛走了一步,突兀地被孟庭拉到角落,“別急。”

被他這麼一拽,秦芒纖細手臂微松,擺重新散落而下,涼涼地掃了他一眼,“又怎麼了?”

孟庭低了聲音,語重心長:“我打聽過了,制片人姜總請了很多豪門圈里的朋友,揮揮手就能封殺咱們這種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小演員,所以要謙虛、要恭敬、千萬不能耍大小姐脾氣。”

深海幽靜空靈,神又唯,但沒有對的惡劣心起到什麼正面效應。

秦芒終于忍不住開啟嘲諷模式:“我是來見投資商的,還是來朝圣的?”

“要不要我給他們挨個嗑長頭以表恭敬虔誠?”

孟庭習慣了的毒舌,笑瞇瞇地遞上早就準備好的手機:“倒也不必,帶上這個就行。”

風吹的發抿了抿,薄且暈著淺淺緋的眼皮垂落——

亮起的屏幕黑底白木魚格外顯眼,敲一下,顯示:功德+1

秦芒盯著看了好幾秒:“這……什麼玩意兒?”

孟庭臉上寫滿正兒八經,“這是專門為你下載的電子木魚,等會你要實在忍不住脾氣,就去洗手間敲木魚。”

一邊說著,他還一邊敲:

“篤篤篤。”

“冷靜。”

“秦芒~”

“篤篤篤。”

“秦芒~”

“冷靜。”

“……”

還未正式進場。

秦芒腦瓜子就開始嗡嗡嗡,從小磨練下來的表管理差點原地消失:

敲什麼木魚,現在想敲死他,換個啞經紀人。

瑩潤指尖抵著額角,秦芒閉了閉眼睛,緩緩吐出兩個字:“閉、。”

……

宴客區域很大,幾乎占據了大半層游艇,里面香鬢影,心打造的奢侈,一眼不到頭。

秦芒被孟庭安排在臺等候,他先去打聽打聽大佬的位置。

一襲黑絨長,卷長發隨意披散在微的纖薄脊背,烏瞳紅,眉目致,就那麼安安靜靜地坐在華麗致的沙發,便似一幅彩濃郁的復古畫報,是足以奪走所有目的風瀲滟。

半小時時間,秦芒已經收集了一沓來自于仰慕者們的‘紙牌’,隨意著把玩,紙牌逐漸凌

下一秒。

一張燙金白底的新‘紙牌’出現在面前。

“秦小姐,我是辰渡科技的俞辰,我……”

秦芒眼睫垂落,目停在名片上:

第14張。

哦。

辰渡總裁。

想到孟哥千叮嚀萬囑咐的話——這些全都不能得罪。

秦芒角扯起冷冷弧度,對這種場合有點乏味無聊。

禮貌微笑,手心朝上:“謝謝,放上面吧。”

當然,若是細看會發現眸底緒很淡。

俞辰愣了。

掌心那厚厚一沓名片,拿著名片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有種被人當發傳單的怪誕

旁邊圍觀的阿捂臉,用形提醒:“禮、貌。”

秦芒漂亮眉尖皺起:多有禮貌啊。

甚至還說了‘謝謝’!

猶豫了秒,認真地補充了一個字:“謝謝……您?”

都謝謝您了。

夠禮貌了吧!

還不走?

好不容易送走了這位遞名片的,眼看著又有一位端著香檳朝這邊走來的男人。

秦芒耐心徹底告罄,猛地起,對助理吩咐:“你把孟哥找來,我去冷靜冷靜。”

溢出‘冷靜’這兩個字,仿佛浸了烈火。

游艇補妝間。

華麗金屬質的水龍頭下,沁涼的流水順著細若玉瓷的指尖墜落而下,濺起層層疊疊的細碎水花。

洗了足足一分鐘。

秦芒才靠在化妝鏡旁,百無聊賴地著手機屏幕上的電子木魚。

冷靜。

這是年人世界的社

不能嫌棄。

“篤篤篤篤篤篤……”

嗚嗚嗚!

還是好氣。

要不是為了……干嘛來娛樂圈這個氣!

好不容易主角有戲,還被人橫一腳。

還要社

還不能發脾氣。

秦芒敲得越發無趣,掀睫環顧四周。

這游艇真夠奢華的,連個補妝間亦是極盡奢侈,一次使用的護品也皆是頂級貴婦線,可見神大佬真是敗家。

必須也要買個超級豪華游艇才能補償自己盡委屈的小心臟。

這時,半開的門外,傳來幾個人說笑聲。

“我數過了,一共14位呢,真有魅力。”

“花瓶人嘛,沒點演技,總得有點床技吧,靠這種魅力往上爬,我才不稀罕。”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