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每日小說 古代言情 偏執太子的掌心嬌

偏執太子的掌心嬌

作者 :
类型: 古代言情 狀態: 完結 11026 117
宣威將軍嫡女慕時漪玉骨冰肌,傾城絕色,被譽為大燕國最嬌豔的牡丹花。 當年及笄禮上,驚鴻一瞥,令無數少年郎君為之折腰。 後下嫁輔國公世子,方晏儒為妻。 成婚三年,方晏儒從未踏進她房中半步。 卻從府外領回一女人,對外宣稱同窗遺孤,代為照拂。 慕時漪冷眼瞧著,漫不經心掏出婚前就準備好的和離書,丟給他。 「要嘛和離,要嘛你死。」「自己選。」方晏儒只覺荒謬:「離了我,你覺得如今還有世家郎君願聘你為正妻?」多年後,上元宮宴。 已經成為輔國公的方晏儒,跪在階前,看著坐在金殿最上方,頭戴皇后鳳冠,美艷不可方物的前妻。 她被萬人敬仰的天子捧在心尖,視若珍寶。
8
05-22 最新  第 109 章 還有西風、書竹等一應下屬,更是忙到腳不沾地。   寢殿內。   “新婚”的夫妻二人。   飲過合巹酒,慕時漪雙頰透著嬌嫩的粉潤,眼底泛著濕漉漉的水光。   她壓著聲音,輕輕喘|息,玉白的手臂攀上花鶴玉的脖頸吐息如蘭:“殿下,時漪終于光明正大嫁給殿下為妻了。”   “成為整個大燕國中,人人羨慕的女人,殿下……這般真好。”   花鶴玉也好喝了就,他漆黑的眼眸壓著洶涌的欲|色,順著慕時漪的動作,慢悠悠像拆禮物一般,一件件取下她頭上的金簪,然后是大紅的喜服、褻衣褻褲。   不知是誰先動的情,紅燭搖曳伴著醉人的酒香,帳幔輕晃,嬌嬌顫顫的調兒,軟得空氣都能掐出水來。   *   “嗯~”低低的嘆氣聲從慕時漪嫣紅的唇中溢出。   燭光下,男人修長冷白的指尖握著書卷,墨發披散在身后,用一截大紅的錦緞束著。   他聽見床榻上的動靜,唇角勾著滿足的笑,啞聲問:“醒了?”   慕時漪軟著腰,在床榻上慢吞吞翻了個身,才伸手挑起紗帳一角,看著外頭神清氣爽讓她下不得床的罪魁禍首:“夫君不累了?”   花鶴玉微挑眉,語調透著危險:“夫人你難道是在質疑我的能力不成?”   “我今日能讓夫人下不得床,也能讓夫人暈死過去……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一試。”   花鶴玉在這方面,他體力上就是一個怪物,從沒有累的時候,慕氏深信他只要愿意,絕對是言出必行能生生把她做|暈過去。   當即抿著唇,眼中帶著控訴:“夫君好不會憐香惜玉。”   下一刻,帳幔被花鶴玉從外頭撩開,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透了進來:“如何才叫憐香惜玉?”   然后他把慕時漪從床榻上抱起,隨手那過一旁放著的褻衣褻褲,一件件的給她穿上。   身上的布料從無到有,明明他什麼也沒做,略微帶著薄繭的指尖從她嬌嫩肌膚上劃過,就令她渾身上下都透著顫栗的酥麻。   雙頰紅都嚇人,緊緊抿著的唇瓣,若又片刻松懈,估計下一秒就能透出嬌嬌的喘|息聲來。   慕時漪指尖發緊,下意識攥著花鶴玉的衣袖,顫著聲音問:“殿下,還沒好麼?”   花鶴玉骨節分明的長指,從她領口衣襟處松開,滿意的吻了吻慕時漪光潔的眉心:“好了,我伺候夫人用膳。”   然后慕時漪又被花鶴玉抱著來到桌前。   膳食都是剛上的,還透著熱氣,她軟著身子坐在花鶴玉懷中,羞得連手都不知要放在何處才好。   “夫君,我……我自己來就好。”慕時漪想要從花鶴玉懷中下去。   偏偏男人起來壞心思,一手扣著她盈盈纖腰,一手拿著象牙快,像喂孩童一樣,一小口一小口給慕時漪喂進口中。   挑得都是她平日里愛吃的東西,貼心又細致。   只是摁著她腰的手滾燙灼人,根本令人無法無視。   “夫人可覺得‘憐香惜玉’”花鶴玉刻意用黯啞的聲音,把這兩字咬得極重,他溫熱鼻息落在慕時漪潔白的后頸上。   那種令人悸動的暗涌,不光是他的手。   慕時漪后腰一軟,脖頸帶著薄汗靠在花鶴玉懷中,檀口半張著,連語調都是顫的,她用力點頭,無助的模樣,似乎下一瞬間就能哭出聲來。   夜色徹底深里,一輪如白月盤般的冷月高懸在天上。   他們的洞房花燭也,花鶴玉用過晚膳后,沒忍住又要了慕時漪兩回。   等到人徹底無意識被他抱著去洗漱時,已經到了后半夜十分。   花鶴玉指尖輕輕劃過慕時漪眼角眉梢,從她挺翹的鼻梁一路往下,燭光璀璨,這個他做夢也想要娶的女人,如今終于成了他的全部。   ……   翌日清晨。   炙熱的太陽高高懸掛在空中,宮中太監宮婢腳下步伐小心翼翼根本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大明宮殿內。   帝王靠在床榻上,眼皮拉聳眸色渾濁,他看著伺候在身旁的太監,皺眉想了想才問:“你是何人?福喜呢?”   那小公公眉眼生得柔和,一副只有十六七歲的模樣,笑起來更是好看,一點也不像是宮里伺候人的內侍,反倒更像是勛貴府上的偏偏少年郎。   “回陛下,福喜公公月前便不小心從臺階上跌倒,摔了腦袋死了,奴才是伺候您的書竹,陛下忘了?”   帝王摁著劇痛沉重的腦袋,他想了很久很久:“書竹?”   “福喜死了?那福緣呢?皇后呢?皇后怎麼這般久都不來看朕?你去……你去讓皇后過來!”   書竹笑得依舊討喜,他彎著腰恭恭敬敬站在榻前,緩緩道:“陛下難道忘了,昨日太子殿下娶了太子妃,今日是太子妃入宮的第一日,等會子會和太子殿下一同來給陛下行禮。”   “皇后娘娘十三年前就薨天了,如今太子都娶妻了,陛下怎麼又忘了?”   這回,帝王終于面色大變,他身體中風半個癱瘓了,移動困難,喉嚨因為氣憤喘著粗細咔咔作響!渾濁的眼珠子死死的往外頭突出。   他想說話,這一會子又因為怒急攻心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明明醒來前,他還想著要如何把大燕推向權利和繁榮的巔峰,要超越他的父親和祖父,為什麼許多東西就想不起來了呢? 帝王混沌的腦子想不明白,卻在想到太子時,他先是憐惜,然后又透著惱怒。   約莫一個時辰后。   花鶴玉牽著慕時漪的手姍姍來遲。   新婚的夫妻二人,都是正紅的衣裳,上頭繡的刺繡暗紋都是同樣的款式。   兩人站在帝王的榻前,花鶴玉并沒有要跪下行禮的意識。   他黑沉眸色驟然冷了幾分,看著床榻上滿目不可置信的帝王,語調疏離:“父皇,兒臣帶太子妃來看你了。”   “父皇一定要好好的活著,看著兒臣,看著兒臣日后走的每一步。”   “你……”帝王奮力伸手,指著花鶴玉。   他眼中透著迷茫:“你是太子?”   “你母親呢?你母親怎麼不看朕?她還在生朕的氣,因為朕納了她表妹為妃?”   然后帝王又把渾濁的眸光落在慕時漪身上,他忽然睜大了眼睛,像見鬼一樣看著慕時漪:“徐含珍?”   “徐含珍你怎麼在這?”   “別殺我……你別殺我……徐家,徐家的事朕也是沒辦法,你徐家人人都是戰神,若是不死,朕的江山,朕的權利要怎麼辦?”   帝王忽然尖叫一聲,兩眼一翻毫無預兆暈死了過去。   花鶴玉看著他那張蒼老道已經脫了形狀的臉,沉默許久,他看向書竹:“這些日來,他一直這般麼?”   書竹點頭:“回太子殿下,陛下的情況一直時好時壞,整日吵著要見薨天的皇后娘娘。”   “同樣在側殿里躺著的柳妃,陛下每次見了他總是認不出,這幾日趙夜清來得平凡,太醫院的御醫說柳妃就在這幾日了,她身體這些年就是趙夜清拿藥吊著的。”   “本是想讓她受盡折磨的,但如今已經沒了法子。 ”   花鶴玉點頭,然后牽著慕時漪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出太明宮幽暗的寢殿。   外頭太陽盛大,一出大明宮那股森然的令人難受的寒意就消散了,慕時漪抿了抿唇問:“陛下的身體……可是?”   花鶴玉搖頭:“不是我下的毒。”   “是他想裝病騙過太后,然后活生生把自己身體作垮的,他向來自信卻沒想到在身體上吃了大虧。”   “估計也是這輩子虧心事做多了,慶安是吊死在宮中,太后又整日疑神疑鬼,太后一死,他就松了那口氣,然后整個人都垮下來了。”   “后來等發現身體不對勁找御醫診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花鶴玉嘲諷一下:“宮中御醫早就被太后換得差不多了,他正當裝病能瞞過太后,太后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兩人老家伙,在宮中日日想著藥死對方,不想最后卻是鬧得兩敗俱傷。”   太后活活被慶安長公主嚇死,也是令人噓唏,若是太后沒死,這宮中還不知要烏煙瘴氣成什麼樣子。   說到這里慕時漪想到了在偏殿養著的柳妃,她抿唇問:“那柳妃呢?”   “柳妃怎麼一直在宮中?”   花鶴玉眼中閃過戾色:“她是殺死我母后的主謀,我父皇順水推舟,既然如此那就別臟了我母親的輪回路。”   “他們既然要狼狽為奸,那日后死了也一同下地獄吧,趙夜清求我讓御醫給柳妃續命,他要看她受盡折磨,我則是要父皇和柳妃同葬!”   “所以就用要吊著,只要有一口氣活著就行。”   慕時漪伸手,緊緊摟著花鶴玉的身子,她難以想象皇后死后,最開始的那些年他究竟是怎麼過的。   憎恨他的父皇,心思歹毒的祖母,還有宮中隨處可見的危機。   “殿下……”慕時漪踮起腳尖,用紅潤的唇碰了碰花鶴玉的下頜。   兩人結緣與蒼梧初見,一個重病危在旦夕,一個天真浪漫是家中獨寵的嬌女。   誰曾想,她當年握著他手,姑娘家軟軟糯糯的聲音,求他要長命百歲開始。   他們交錯的人生,便有了走向共同的結局。   臨近正午,太陽毒辣。   兩人順著宮中陰涼處慢慢走著,身后只跟著西風一人,遠遠看著金童玉女生來的登對。   “時漪,日后我們好好的,我要愛你生生世世可好。”   慕時漪笑著點頭:“好。”   他們還年輕,有大好的時光,是相愛,相知,攜手一生。

猜你喜歡